俞敏洪:用爱与责任点燃孩子内心的火焰

【本文转自新东方博客】


用爱与责任点燃孩子内心的火焰
——俞敏洪在2011年“烛光行动——新东方教师社会责任行”启动仪式上的演讲



  2011年7月30日上午,由民盟中央、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共同举办的2011年“烛光行动——新东方教师社会责任行”活动在湖南张家界举行启动仪式。在当日开班的“农村英语教师培训班”上,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俞敏洪与参加培训班的老师们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交流。以下是此次交流的主要内容。



亲爱的老师们:


  大家下午好!


  非常开心来到张家界,这是我第二次来。第一次大概是四年前,我带着家人来过一趟,那次纯粹是来旅游的,被这里的美好景色所陶醉,流连忘返。后边天门山的那个山洞,我带着我的儿子爬上去过,当时他才五岁。990级台阶,小家伙一口气从第一级一直爬到最后一级,中间都没停下过,结果他爬到顶上时我还在半道,我就知道自己已经老了。这个世界总是在不断交到年轻人的手里,年轻人总是有更加美好的未来。在座的大部分老师应该都比我年轻,有很多老师看上去才刚刚大学毕业,你们将会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再次来到张家界,带着另外一种责任,因为这次不是来游山玩水的,我也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游山玩水的时间。昨天晚上我还在成都工作,从成都飞到张家界本来应该是晚上10点,但飞机晚点,到了12点半才落地。明天早上我在北京还有一个会议,所以今天下午我就要飞回北京。这次可能连抬头看一眼天门山的时间都没有了,但我依然非常开心,因为在这次以后,我就跟这儿的所有老师建立了一种密切的联系,一种不需要用语言交流的感情纽带。以后再次到张家界的时候,我不用担心自己没饭吃,我走进在座的任何一位老师家里,你们都会热情招待我吧。当然这个前提条件是基于我今天的讲话,能不能让大家有所收获,如果没有收获,我以后就没脸再来张家界了,来了也会被大家一棍子打走。


  民盟中央的“烛光行动”培训对象是农村教师,我们教的孩子,很多孩子是农村的孩子,尽管有些孩子已经把户口转成了城市户口,但是他们的学习状态,依然是农村孩子的学习状态。我们的老师们,主要是在为农民子弟服务,为他们的前途提供帮助。


  在我心目中,农村老师无比重要。因为农村孩子的出路,他们未来是否有理想、是否愿意奋斗、是否有奋斗能力,全部依赖于农村老师的教育。我们知道,农村的家长一般来说只能教孩子人品,只能让孩子把农民那种朴实勤劳的性格带出来。而且我们也都知道,现在大量的农村孩子,其实父母都不在身边,因为很多父母都是把孩子变成了留守儿童,由爷爷奶奶看着。这样的话,本来应该家庭教育完成的事情,就会缺少一块,导致农村孩子的成长更大程度上依赖于我们老师,甚至百分之八九十依赖于我们的老师。如何来鼓励这些孩子们?如何来解除这些孩子们从学习到生活,再到生理和心理上的困境?如何让这些孩子最后得到优秀的成绩,使他们能够跟城里的孩子进行竞争,使他们的未来有一点出路?我们身上所担的责任比城里的老师要大很多很多。


  农村老师与城里老师的差距,也就是城乡教育差距的问题。城里的老师有很多优势:第一,城里学校的教学条件好,因此学生就能够比较自觉地学习;第二,孩子的家庭条件比较好,所以孩子有足够的时间和足够的条件来安心学习;第三,城里的老师本身所得到的各种各样的教学支持、教学培训比较多,所以更加容易把先进的方法用在孩子们身上。现在中国的教育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反差,农村的教学水平和城里的教学水平差距越来越大,农村孩子的前途和城里孩子的前途差距也越来越大,最终导致了教育是否公平的问题。


  我曾经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案:凡是面向农村学生进行教学的老师,工资应该比城里老师多出50%,这样才能使农村老师安心于在农村对农村孩子进行教学,也才能吸引有才能的老师进入农村。所谓的农村老师,不一定要住在农村,你可以住在城镇,但是你是在教农村孩子,能安心地教农村孩子。这个方案如果实施的话,就有两个好处:一是现在的农村老师大部分都会安心在农村工作;二是城里教学水平高的老师,也可能会有一些人愿意到农村去工作,教农村孩子。尽管老师拿多少工资不能作为自己要不要留在农村的判断标准,但一定是重要的标准。老师的灵魂必须崇高,但是如果老师们没有足够的钱去应付必要的生活支出,对精神的追求有的时候就会有难度。两袖清风仍还愿意献身教育的老师在中国有很多,但是我们不能要求每一个老师都这样。我一直认为越是贫困的地区,越是农村地区的老师,越应该享受国家更多的福利待遇、薪酬待遇。这样的话,农村的教学水平就能够不断改进。


  我之所以每年都在讲农村的教育问题,是因为我本人就是一个农村的孩子,如果没有上大学,就不可能有我的今天,也不可能有我自己认为比作为一个农民对社会所做的更多贡献。这个贡献是大是小、有或者没有,不是我来评价的,是社会来评价的。但至少今天我能从农村的小地方跑到张家界来跟大家聊天讲话,表明了一个农村孩子是可以有广阔天地的。这个广阔天地是怎么来的呢?这来自于教育,也只能来自于教育。这个教育的转折点很简单,作为一个农村孩子,如果没有考上大学,他就不可能有后来的一切。


  在农村,我还算是一个比较喜欢读书的孩子。所以小时候就一直在想:我一定要上大学。我小时候中国还没有恢复高考制度,是工农兵大学生时代。在我14岁的时候,我们村上有一个人被选为工农兵大学生了,送到洛阳外国语学院去学习。他比我大五岁,也算是小时候的伙伴了,这样一个伙伴去上大学这样一个事实,就使我产生了一种愿望,认为我也能上大学。因为当时选大学生的标准是劳动好,所以我就拼命劳动,获得了很多劳动的奖状。但后来“四人帮”被粉碎了,不久高考就恢复了。1976年的时候还是以劳动为主的工农兵学员录取标准,到了1977年的时候就各个省统考,考试通过了才能上大学。那年我高二,赶紧开始努力学习,准备高考。但明显时间不够,学了一年就去高考肯定是通不过的,所以第一年我英语只考了33分,连地区师范的分数线都没有达到。回去一边干农活,一边又复习了大半年,再去考,结果英语考出来55分,还是没有达到录取分数线。这样,我就又回到农村去了。但是,我心里总有点儿不甘心,还想考第三次。


 我们常常发现,一个不认字的农村人会充满远见卓识,一个大学教授却常常鼠目寸光。所以,一个人的远见跟文化知识关系不大。我母亲就是这样一位农村妇女,不认字却富有远见,她认为自己的孩子未来应该有一个更大的舞台。我母亲对我从小讲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农村人太苦了,你长大以后就当个先生吧。她每年都要给我重复几十遍。农村人说的当个先生就是当个老师的意思,我母亲看到那些老师,到农忙的时候也不用太干活,每个月都可以拿着粮票,到国家的粮店去领几十斤粮食,而我们农民干了一辈子,到年底粮食还不够吃。所以,我母亲认为,拔掉农根当一个老师是我最好的结局。她像念咒语一样地念,最后真的把我念成了一辈子的老师。到现在为止,尽管把新东方做成了教育企业,但本质上我还是一个老师。


  老师一句话或者母亲一句话能改变孩子一辈子的命运。所以,我对老师有一个特别的要求,就是不管在班内碰到什么样落后的孩子,都应该鼓励他。你可以用纪律来约束他,你可以对他严格要求,但你不能侮辱他,把他看得一无是处。在我生命中我最喜欢的老师就是能够鼓励我、能够推动我往前发展的老师,不管你在什么状态上,他都会鼓励你,这样的老师是了不起的。


  高中我在由一个破庙改造成的中学里上学,全班30多个同学,没有一个人想高考。大家都知道,农村孩子想考也考不上。但是我们的班主任,也是外语老师,因为是右派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下放到了农村,他原来是南京翻译局的,毕业于南京大学,文化大革命前的南京大学毕业生英语水平是相当高的。他走进我们班,让我们全班同学参加高考。当时他说了一句话,到今天我都记得。他说:我要求全班同学参加高考,我知道你们考不上,但是我还是要求你们参加高考。因为,当你们高考完了,回到农村去干活的时候,当你们干得很累,拿着锄头仰天叹息的时候,当你们看着天上白云飘过的时候,你们一定会记得,你们曾经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奋斗过一次,尽管这是一次失败的奋斗。一个老师30多年前对我讲的话,我到今天依然能记得,说明这句话对我的冲击有多大。我下定决心,第一我要考,第二我要考上,等我考上了,我要让老师知道他的预言是错的。


  前年我们高中同学30周年聚会,我专门开车从南京把这位70多岁的老头子接到了家乡,跟我们全班同学见面,考上大学的几个人向他表示感谢。一个老师得到的回报也许要30年以后才能出现,当然,这个回报最重要的是看到学生成才,为社会做贡献。所以,看到我们的学生流着鼻涕调皮捣蛋的时候,你要相信有可能他二三十年后会成为中国的栋梁之材,因此,不要放弃任何一个孩子。我们这个老师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他没有放弃我们这个班,而我们这个班后来还不止一个人考上了大学。


  一个人的命运,有一部分是固定的,有一部分是可以改变的。你的出生是固定的,你出生在农民家里还是出生在富贵家里,由不得你选择,是天定的。你的个性是内向的还是外向的,部分意义上也是由你的基因来决定的。但是,另外一部分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勤奋改变。我们在座的老师,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勤奋,可能会变成湖南省最优秀的老师代表,未来还可以到世界上更大的城市去游学或者读书。而我们的孩子们,也是通过自己努力和勤奋,改变自己的命运。


  命运中的“运”字,可以分为偶然之运和必然之运。比如你今天来的路上,一低头在路上发现了100块钱,这是偶然之运;如果买了两块钱的彩票,结果中了100万人民币的奖金,这是偶然之运。偶然之运通常是一辈子只能发生一次的事情,对于99%的人来说,有的时候一辈子发生一次都不可能。


 必然之运就是通过自己持续不断的努力,让运气变成持续不断的运气。人一辈子要追求的其实是那种持续不断的运气,而不是偶然的运气。那些只想追求偶然运气的人,永远只有抱怨心态。为什么?因为他期待好运而好运又不来,就只能充满抱怨。看到这个人被评为优秀老师,他抱怨为什么是他不是我;看到那个人嫁了一个好老公,抱怨为什么是她不是我;看到另一个人到大城市工作了,又抱怨为什么是他不是我。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些人改变自己有可能是因为他们身上的某种能力和努力,而不仅仅是运气好。这样的人还会不断抱怨社会不公平,世道太黑暗。这个社会有没有不公平?有没有黑暗?有。但是,你在不公平的社会中,他也在不公平的社会中,为什么有的人就能抓住机会?为什么你抓不住?通常是你的能力和努力没有到位。


  面对事情的负面态度和消极态度,会给人带来一辈子无所作为的个性;相反,积极的态度能给人带来有所成就的个性。追求偶然的运气是一种消极态度,追求必然运气是积极态度。守株待兔这个故事很好地说明了消极和积极的关系。兔子撞上树桩,农夫捡到兔子,是偶然的运气。但是,农夫把偶然的运气视为必然的运气,在树桩边守候兔子来撞,到头来守候的不过是蹉跎的时光和幼稚的奢望。但当你发现兔子撞在树桩而死,推断这个地区兔子很多,把自己定位成猎人,通过一系列方法捕捉兔子,这将远胜于守株待兔。所以说,如果我们有能力把自己生命中所谓的偶然运气转化成必然的运气,那么我们的命运就会发生转变。如果农夫积极一点,他将是一个优秀的猎人,只因为消极等待,农夫蹉跎时光,结果一无所获。教育孩子如此,我们对待自己的生命也如此。所以我对学生讲,如其被动等待着某种机会的来临,还不如到处乱闯,自己想办法找机会。到处乱跑的结果一定能够碰上不同的人、不同的环境,以及不同的机会,这个机会也许就落到你身上了。这个到处寻找机会的过程就是奋斗的过程。改变自己的命运,只有一个词:奋斗精神。我特别喜欢那种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境,身上总是具备奋斗精神的人,总是有着顽强不屈积极心态的人,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走出自己的困境。


  我特别喜欢一种人,就是把自己的工作当作特别有意义的事情来完成,最后达成自己人生意义的人。这里所说的意义和财富及社会地位没有关系。每年十大“感动中国”人物几乎没有有钱人,像我这样的,即使捐了一个亿,也绝对不会被评为“感动中国”人物。大家就会说,他是应该的,他挣了这么多的钱为什么不捐。但是,一个老人天天蹬三轮车,每年把赚来的一千块都捐给了我们的学生,让学生有钱买书包、买课本,这样的人被评为让中国感动的人物,谁敢说一个不字。大家可能都听过这样的故事,一个富翁想进天堂,向上帝捐了一百万美元,结果这个家伙被打进了地狱;一个老太太总共捐了一块钱,就进了天堂。这个富人不服气,问上帝说为什么我捐了一百万进地狱,她捐了一块钱进天堂。上帝说,她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捐了出来,而你只捐出了百分之一。所以,人的贡献的大小,不在于你真的贡献了多少,而在于是不是用尽了自己的全部力量去贡献。如果我们在座的老师愿意的话,一心扑在学生身上,你一定能成为“感动中国”的人物。


  农村孩子考上名牌大学的比例是很低的,难道是因为农村孩子脑袋笨吗?当然不是,是因为农村孩子没有得到像城市孩子一样的优秀教学资源。中国的教育水平目前存在较大的城乡差距。有的城市的示范中学,一投资就是两三亿,而农村的中学,连一百万的投入都很少见。面对这种情况,我们老师要做到什么?不是抱怨。既然我们已经承担了农村孩子们前途的责任,我们就要努力把这个责任承担好,让我们手下真的出现一两个、三四个,甚至五六个顶级的优秀的孩子,让他们能够从农村走向世界,回过来改变家乡、改变中国,这个是能够做到的。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每个人都不应该低估自己的力量。对于农村孩子来说,待在乡村一辈子会有什么机会?但是,你鼓励农村孩子哪怕是上一个大专,哪怕到北京最差的大学去学习一趟,他可能碰到的就是人生的不同的机会和机缘。所以。鼓动孩子们主动出击,去寻找自己的生命和生命中可能存在的机会,这对我们老师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对于孩子们的一点鼓励,可能改变孩子们一生的命运。


(未完,待续)

发布者

侯晨雨

独立语文人,“成长作文”首倡者,侯老师讲作文工作室创办人,知名作文教育专家。第八届全国新语文教学尖峰论坛特邀名师,作文授课比赛全国一等奖,华语教学出版社腾讯课堂特约讲师,邢台学院“国培计划”特聘讲师,中国文章学研究会导读导写研究中心研究员,邢台市作协会员,市“三育人先进工作者”。多家学生报刊特约编辑,发表文章400余篇,出版专著《侯晨雨写作教育探索20讲(简行本)》,主编、参编图书30部,指导学生作文发表(获奖)500多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