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织美丽的故事 影射无情的现实——《桃花源记》和《百万征婚的一种结局》对比赏读

编织美丽的故事   影射无情的现实


——《桃花源记》和《百万征婚的一种结局》对比赏读


 


《桃花源记》(以下简称《桃》文)是东晋诗人陶渊明脍炙人口的名作,《百万征婚的一种结局》(以下简称《百》文)则是一篇反映时下社会现实问题的精短小说,二者尽管产生的时代不同,但其主题思想和艺术构思却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完美的形象与无奈的社会现实形成鲜明的对比。


《桃》文和《百》文都虚构了一个美丽的故事,描写的核心对象都非常完美,和各自的社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桃》文所描写的桃花源,土地平整开阔,房屋整齐划一,良田美池,桑竹茂密,阡陌纵横,远近村庄鸡犬之声相闻,好一派美丽恬静的田园风光。再看里面住着的人,男耕女织,老人孩子自得其乐,而且渔人进入桃源,各家各户杀鸡设酒,热情的款待,民风多么纯朴友善。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环境里,该是多么舒心幸福!这是当时的现实写照吗?当然不是。陶渊明生活的东晋时代,社会动荡,吏治黑暗,战乱频繁,正直善良的陶渊明不能容忍官场的勾心斗角,不愿意和统治阶级同流合污,做了八十多天县太爷就辞官归田隐居了。他正因为对社会的黑暗不满,才虚构了这么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没有纷扰、人人各得其乐的世外桃源来寄托他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同时通过暗比手法,也是对那个社会的批判。


《百》文虚构了一个才貌出众的女孩,她阅历丰富,坦然自信,纯洁傲岸,头脑清醒,犀利深刻,不为名利所动。她历经层层海选,闯过道道难关,战胜众多对手,痛痛快快地教训了一顿出资百万征婚的亿万富翁。在她镜子一样的心灵面前,亿万富翁的粗俗、卑劣、猥琐、奸诈、颐指气使相信金钱万能、不择手段牟取暴利的低下人格暴露无遗。故事的结尾,女孩微笑着轻轻巧巧、潇潇洒洒地在灿烂的阳光中退场,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完美的背影。这真是个完美得无可挑剔的仙子!她来征婚不是为了钱,而仅仅是为了争得一次教训富翁的机会。现实中这样的人和事可能有吗?答案是否定的。作者不过是借助这种虚构,来表达他对市场经济时代金钱对人们心灵的污染和对人与人关系扭曲的一种批判罢了。而这个女孩形象,对比现代社会很多女孩子的追求和人格,又是何等纯洁、光彩、高尚,让人敬佩啊!


二、若隐若现的艺术虚构使故事一波三折耐人寻味。


两篇小说都采用了虚构的艺术手段编制故事,这一点两作者在行文中都多次以若隐若现的文字暗示给读者了,值得我们玩味一番。


《桃》文采用了层层设疑的写法。开头即给我们一种虚幻的感觉,虽然交代了故事发生的时间和地点,但并没确切指出年代和地名;渔人也只说他的身份,不说出姓名,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作者为何不指名道姓而让人无从查考呢?写桃林奇景也让人似信非信,夹岸的桃林有几百步远,这么多桃树中竟无一棵杂树,是自然生长还是人工栽种?这在人世间可能有吗?进入洞里后,里面人和外面人的生活境况简直两重天,这两个世界之间竟然只隔了一个小小的洞而千百年来没有被发现,是不是不可思议?后来渔人走出桃源再去寻找,原本做好的标记竟然全部消失,桃源成了一个无迹可寻、虚无缥缈的世界,即使渔人真的已“忘路之远近”,也不至于走到千里万里之外才偶然发现桃源的吧,怎么会再也找不到了呢?最后作者又拉出了当时的名人刘子骥去探寻这个奇境,但刘子骥又“未果”而“病终”,给好奇的读者带来微茫之后又让他们跌入失望的谷底。其实,作者这样虚虚实实地写来,就是为了给人们一种希望,但又告诉我们,这不是现实社会。这样写来,既一波三折,又能使桃源在若即若离中一直成为人们心中一道千古美丽的风景,也成为了“千古之谜”,激发一代又一代读者的兴趣,这正是陶渊明的艺术手段高超之处。


《百》文我们也可以断言:这位女孩是作者的一个艺术虚构。一个能够过五关斩六将技压群芳的女孩,才貌会是何等的优秀?一个面对上亿资产、颐指气使的老板而能坦然自信、面带微笑的女孩,其心理素质会是何等强劲?一个明知有钱老板不会有真爱却还要为了真爱而来的女孩,其意轻王侯、蔑视权贵的人格是多么卓尔不群啊?而且她还侃侃而谈地提出一道道一针见血的社会、家庭问题;甚至在临走时,还不忘揭出老板征婚的虚假广告泡沫和其金钱来源的非法面目,逼得单身老板最后“颓丧在阳光里”,这样的女孩,其社会阅历该是何等的丰富,又该是何等的老练?这样近乎完美又犀利深刻的女孩,现实中会有吗?其实,本故事的“纯属虚构”性,作者在文中已作了多次暗示。比如题目为什么不叫“百万征婚的结局”,很显然,这样的题目,就把内容坐实了,而加上“一种”这个词来修饰,就增加了很大的不确定性,再联系全文,富翁以如此有诱惑力的条件征婚尚不能成功,这个结局在现实社会中可能有吗?题目其实已经暗示了我们故事的虚构性。再比如开头那段话,再比如结尾“再罗嗦”的那一段,就像陶渊明写桃花源一样,暗示我们不必再细究其来龙去脉,也不必去煞费苦心地求证其真实性,因为,“这个意外出现的几率几乎为零”。所以,我们说,这位女孩实在不过是作者思想精神、理想人格的化身,是“阳光”的化身,是作者为表达自己的观点而寻到的一件精美的外衣。


 

发布者

侯晨雨

独立语文人,“成长作文”首倡者,侯老师讲作文工作室创办人,知名作文教育专家。第八届全国新语文教学尖峰论坛特邀名师,作文授课比赛全国一等奖,华语教学出版社腾讯课堂特约讲师,邢台学院“国培计划”特聘讲师,中国文章学研究会导读导写研究中心研究员,邢台市作协会员,市“三育人先进工作者”。多家学生报刊特约编辑,发表文章400余篇,出版专著《侯晨雨写作教育探索20讲(简行本)》,主编、参编图书30部,指导学生作文发表(获奖)500多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