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精段阅读训练

《故乡》精段阅读训练(18分)


这来的便是闰土。


我这时很兴奋,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说:“阿!闰土哥,——你来了?……”


我接着便有许多话,想要连珠一般涌出:角鸡,跳鱼儿,贝壳,猹,……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外去。


他站住了,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老爷!……”


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我就知道,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我也说不出话。


他回过头去说,“水生,给老爷磕头。”便拖出躲在背后的孩子来,这正是一个廿年前的闰土,只是黄瘦些,颈子上没有银圈罢了。“这是第五个孩没有见过世面,躲躲闪闪……”


母亲和宏儿下楼来了,他们大约也听到了声音。


“老太太。信是早收到了。我实在喜欢的了不得,知道老爷回来……”闰土说。


“阿,你怎的这样客气起来。你们先前不是哥弟称呼么?还是照旧:迅哥儿。”母亲高兴的说。


“阿呀,老太太真是……这成什么规矩。那时是孩子,不懂事……”闰土说着,又叫水生上来打拱,那孩子害羞,紧紧的只贴在他背后。


“他就是水生?第五个?都是生人,怕生也难怪的;还是宏儿和他去走走。”母亲说。


宏儿听得这话,便来招水生,水生却松松爽爽同他一路出去了。母亲叫闰土坐,他迟疑了回,终于就了坐,将长烟管靠在桌旁,递过纸包来,说:“冬天没有什么东西了。这一点干青豆倒是自家晒在那里的,请老爷……”


我问问他的景况。他只是摇头。


“非常难。第六个孩子也会帮忙了,却总是吃不够……又不太平……什么地方都要钱,没有定规……收成又坏。种出东西来,挑去卖,总要捐几回钱,折了本;不去卖,又只能烂掉……”


他只是摇头;脸上虽然刻着许多皱纹,却全然不动,仿佛石像一般。他大约只是觉得苦,却又形容不出,沉默了片时,便拿起烟管来默默的吸烟了。


母亲问他,知道他的家里事务忙,明天便得回去;又没有吃过午饭,便叫他自己到厨下炒饭吃去。


他出去了;母亲和我都叹息他的景况:多子,饥荒,苛税,兵,匪,官,绅,都苦得他像一个木偶人了。母亲对我说,凡是不必搬走的东西,尽可以送他,可以听他自己去拣择。


下午,他拣好了几件东西:两条长桌,四个椅子,一副香炉和烛台,一杆抬秤。他又要所有的草灰(我们这里煮饭是烧稻草的,那灰,可以做沙地的肥料),待我们启程的时候,他用船来载去。


 


1少年闰土充满生气,人到中年却活得麻木、悲惨,这种变化的表层原因是                                                   ,(用原文回答)其深层原因是                                                。(用自己的话概括)(3分)


2、中年闰土不但为饥寒所困,而且被封建等级观念严重束缚住,请列出体现闰土被封建等级观念束缚的几条表现:(3分)


1                                                          


2                                                           


3                                                          


3、闰土和“我”分别20年后再见面,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这两种表情矛盾吗?为什么?(3分)


                                                                      


4、如何理解“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的含义?(2分)


                                                                                            


5闰土的家庭已经相当贫困,为什么还要拣“香炉”和“烛台”这种没有实际用处的东西拿?(2分)


                                                                              


                                                                               


6、选文闰土的话有10处使用了省略号,这些省略号有何含义?(2分)


                                                                      


7、闰土称“我”为“老爷”,“我似乎打了个寒噤”,假如你是文中的“我”,当时会是一种什么心情?设身处地想一想,写在下面。(3分)


                                                                               


                                                                              



 


1多子,饥荒,苛税,兵,匪,官,绅,都苦得他像一个木偶人了。


半殖民地半封建的黑暗制度,经济上的剥削,政治上的压迫,精神上的摧残。


2、(1)自己恭敬地叫“老爷”(2)要水生“给老爷磕头”(3)认为少年时的“哥弟称呼”是“不懂事”,不成“规矩”。


3、不矛盾。“欢喜”是因为少年好友久别重逢,“凄凉”是因为闰土想到自己的生活处境,感到自卑自贱)


4、“厚障壁”是比喻身份、地位等封建等级观念所形成的人与人之间的精神隔阂。我为闰土被这种封建等级观念毒害而造成的朋友之间无法沟通而感到悲哀。


5、香炉和烛台是闰土求神拜佛的物证,闰土把未来的命运寄希望于神灵,说明他受封建迷信思想愚弄之深,他麻木迟钝,是旧中国尚未觉醒的农民典型。


6、省略号表明说话断断续续,欲言又止,说明闰土心里有说不尽、道不明的苦楚,突出了他的不幸之深。


7、闰土少年时称“我”“迅哥”,现在却叫“我”“老爷”这种称呼让“我”感到突如其来,十分震惊;他已经不再把“我”看作平等的、亲切的朋友了,而是把“我”放在了自己无法企及的高高在上的地位上,他自己的痛苦,自己的悲哀,在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人面前已经无法诉说,无法表现,他和“我”之间的隔膜让“我”感到悲哀,同年亲密无间的伙伴现在却无法交流,无法融合了,我感到惶惑迷茫,因此,“我似乎打了个寒噤”。

发布者

侯晨雨

独立语文人,“成长作文”首倡者,侯老师讲作文工作室创办人,知名作文教育专家。第八届全国新语文教学尖峰论坛特邀名师,作文授课比赛全国一等奖,华语教学出版社腾讯课堂特约讲师,邢台学院“国培计划”特聘讲师,中国文章学研究会导读导写研究中心研究员,邢台市作协会员,市“三育人先进工作者”。多家学生报刊特约编辑,发表文章400余篇,出版专著《侯晨雨写作教育探索20讲(简行本)》,主编、参编图书30部,指导学生作文发表(获奖)500多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