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李镇西老师(1):一生注定的灵魂相会

我与李镇西老师:一生注定的灵魂相会(1)

一、参加“两会”学先进,且凭努力长精神

    时近年末,也许是该总结的时候了,各地的学术会议多了起来。忽然从众多教育群里看到两场重量级会议:
    前一场是首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高峰论坛,正好我一直以来想在作文教育中增加
中华优秀经典文化阅读这一大块内容,而欲实施早已提上日程,惜乎我一人精力有限,一直在等待着,寻求着时机,正准备从明年开始尝试开这方面的课,这个会议就来了,正好去学习一下,至少开开眼界,看看别人怎么做。于是,12–14日奔去青岛学习。后面将有专文论述,兹不赘述。
    后一场会议更让人不舍,看看名头——钱梦龙语文教学研讨会,看看列席的
诸位大德大贤,钱梦龙、魏书生、李镇西、程红兵、孙绍振等,都是目前国内顶级语文教育家,是我多年来或学习或关注的,古语曰:“居必择邻,游必就士。”人不能选择出生地,就尽量和有才有德者为邻;如果不能和有才有德之人为邻,就尽量多读他们的书和文章,多听他们的教诲;我不能和他们比邻而居,但是,只要心向往之,就可以通过他们的书,间接地和他们的灵魂做邻居;我不能和文化教育大师们做邻居,但是,我能经常或偶尔前往游学或拜谒,“近朱者赤”,靠近阳光,内心就会有明媚照进来,亮堂堂无限力量。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来。于是,16日凌晨1点才从青岛回到家,短暂休息后,早上就起来简单收拾,乘火车南来福州。

我与李镇西老师:一生注定的灵魂相会(1)

魏书生老师,与我父亲同年,他说他和我同是河北人,话语多么和蔼亲切!
 

二、初遇李镇西老师
 

    17日下午2点车到福州,过闽江大桥到仓山区,网上订了一家离会场不远的公寓安顿下来,就径奔会场福州三中金山校区报到。从报到处得知,本次活动的主角钱梦龙老师因病住院挂点滴,明天不能与会了,还是有很多遗憾的,毕竟,在中国,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语文教育界竖起了两面旗帜——钱梦龙和魏书生,美称“南钱北魏”,是包括我在内的千万语文教师追膜的对象。毕竟,钱老已经85岁高龄了,这样大师级的语文教育家,如果不能见一见,恐怕一生都要有遗憾了。
    这样想着,我便在人群中打听众位教育前辈下榻的宾馆,想趁今晚诸贤不忙的时候,面见一下,说几句话最好。主办方一老师出示
手机上准确的地点给我——融侨水乡酒店,百度地图一搜,闽江边,不远,即刻步行前往,约十五分钟就到了。
    酒店和福州市其他地方一样,被丛丛绿树包围着,夜晚更显幽静。从大门进去,转过大楼的背面,透过正面大廊下阔门内的玻璃窗墙,望见大厅里人头攒动,前台接待正忙着与围着的人们攀谈,看样貌都是老师,这肯定就是专家们下榻的酒店。我走进去,宽阔的大厅内,橘黄色的灯光,不甚明亮。眼光扫了一圈,搜寻有无平时在各种媒体上所见专家的身影,主要是想见魏书生、李镇西与程红兵三位前辈。他们,都是从教育一线成长起来的真正的教育家,都在长年不断地实践与思考,都有思考之后的理论升华与建树,我认为,这样的语文人,才真正配得上“教育家”的称号。正如国画大师离不开山水写生,书法家离不开临摹碑帖,音乐家离不开歌唱舞台一样,既然是教育家,就要扎根一线,不管是肥田沃土,还是贫瘠荒芜,
有教无类,你就必须承担起育人启智、开悟引领的责任,这样的立足,才接地气,你的理论,才有根基和可持续可承继的生命力。
    魏书生,痴情教育理想,多少次婉拒领导把他作为青年后备干部培养的美事,弃政从教,
103次写申请要做老师,此情一何痴!李镇西,从乐山一中到成都石室中学再到盐道街中学再到如今的武侯实验中学,无论到哪里,他都从不曾离开学生,离开课堂。他和魏书生老师一样,胸中激荡着理想主义情怀,同时汹涌着浪漫主义情结,这种情结,使得他们能以童心、诗心激情四射地活着,斗志昂扬地唱歌。程红兵,来自偏僻落后的革命老区江西上饶,一路“张开大嘴奔跑”(程老师早年的一篇文章中这样形容他的激情昂扬前进的姿态),从上饶到上海,从上海到深圳,他思想犀利敏锐,批判的锋芒如一把长剑闪着寒光,刺穿了很多假大空的语文面孔,让伪语文与伪教育在他面前原形毕露,瑟瑟发抖。我早年读他们的书,从《教育改革家魏书生》《班主任工作漫谈》《魏书生文选》,到李镇西老师的《爱心与教育》《走进心灵》《从批判走向建设》,到程红兵老师的《语文教育人格论纲》《发散思维与作文》,一本一本,一篇一篇,与他们的灵魂相逢,与他们的精神碰撞,我的痴心坚定了,我的激情丰沛了,我的信念笃定了,于是,我不惧世的不解与嘲讽,不被俗世的浊流所迷乱,在闭塞和窒息的农村学校,我桀骜不驯,不肯降低了姿态去屈就和苟同于庸众功利教育观和育人观,坚守自己内心的信念,即使后来到处漂泊,也决不随便因为关乎己身利益而苟同从众。是魏书生、李镇西和程红兵们的旗帜,一直在我心中高高飘扬着,给了我力量,让我在底层的精神荒原上跋涉,遥望,寻觅,突围,一次次迷茫,一次次彷徨,一次次摇摆后又立定身心,矢志不移,终于走到了精神荒漠的边缘,远远望见前方的路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开阔。信念不死,人生长青,我一直认定这样一种生命信条,近二十年来曲曲折折的路走过,还能保有一份童心和诗心,还能保有一份对人生的热望,不能不说跟早年和魏书生、李镇西、程红兵们的精神毗邻有密切关系。

我与李镇西老师:一生注定的灵魂相会(1)

 

    这样想着,我就有理由今天要来这里拜望他们了。当我的目光绕着酒店大堂扫了一圈,惊喜就在瞬间闪现了。大厅西北角墙边幽暗的灯光下,一面石圆桌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应该是李镇西老师!仔细看了,肯定是,李老师正和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士谈着什么。我走过去,谦恭地打断了一下:“请问您是李镇西老师吗?”李老师应声抬起头,我接着说:“我早年读过您的几本著作,跟您学了不少教育道理,比如《走进心灵》……”李老师微笑着接过话茬,手一指身边那位红衣女士:“喏,她就是我那本书里的人物之一,我那届学生。”接着,我从包里取出我学生的作文集《花开的声音》,介绍说:“我跟您一样,也带着学生,走到野外,向大自然学习,观察写作,这是我带着学生到室外观察时的情景照片”我边说边把书递过去,李老师翻开书内的彩页,我一一指给他看,李老师翻看完,我提了一个要求:“想请您给我写几句寄语,鼓励一下。”我递过带来的签名笔,李老师边说“不用不用,我带着的”,边随手掏出笔来,在《花开的声音》扉页上提笔写下了“追求朴素的语文教育,让学生的心灵自由自在地飞翔”的寄语,这句话真好,一直是我所追求的语文教育底色,也是每一个真正的教育人应该秉承的绿色教育理念和常识。我私下一直认为,我的教育信念和追求,暗合了李老师,李老师,是我的长辈,也是我的同志,朋友。

我与李镇西老师:一生注定的灵魂相会(1)

 

    李老师写完,我又得寸进尺地提了一个请求——和他合个影,于是,他中断了和那位女士的谈话,我请那位女士帮我们拍照,就留下了下面这张珍贵的照片。

我与李镇西老师:一生注定的灵魂相会(1)

 

    我还不肯罢休,既然来了,难得见一面,我得表达一下我的诉求,因为,我明年想出自己的教育专著,请谁写序?肯定得请与我思想契合的语文教育家来写,于是,今天干脆鼓起勇气提一下,并请李老师留下邮箱。李老师听了,马上拒绝:“抱歉,我现在一般不写序,没时间的,我邮箱里有三四十本书稿要我写序的,一个也不能写,抱歉啊!”
    我为自己的唐突和贪婪而感到羞赧了,人不能得陇望蜀,尤其李老师与我素昧平生,平时除了在成都当地的教育管理和上课及带徒等繁杂
事务,各种会议和邀请肯定堆成山一样,每天会多累?!比如这次,我见到他,根本不像书上照片和各种媒体镜头下的形象那样光鲜亮丽,而是穿着一件朴素陈旧的羽绒服,眼中布满血丝,眼角皱纹渐多,神态明显疲惫苍老。想想,一个近60岁的人,为事业还在拼,没有痴情与童心,能有如此境界吗?我们要爱护他,就要少打扰他,让他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毕竟,李镇西只有一个,我们敬重和爱护的最好方式就是不打扰。而今天,我一次又一次地打扰李老师,应该是我错了。
    于是,我从桌边站起身要走,李老师被电话邀请也正要出去,他站起来,一边接电话,一边跟我道别,我伸出手跟他握了握,望着他匆匆的背影远去了。
    魏书生和程红兵老师这一晚还没到,我已经知足了,不想再见其他人,且准备明天聆听李老师的讲座,期待与他思想的当面相逢吧。 
 2015年12月19日凌晨3点11分补记于福州寓所
(未完,待续)

发布者

侯晨雨

独立语文人,“成长作文”首倡者,侯老师讲作文工作室创办人,知名作文教育专家。第八届全国新语文教学尖峰论坛特邀名师,作文授课比赛全国一等奖,华语教学出版社腾讯课堂特约讲师,邢台学院“国培计划”特聘讲师,中国文章学研究会导读导写研究中心研究员,邢台市作协会员,市“三育人先进工作者”。多家学生报刊特约编辑,发表文章400余篇,出版专著《侯晨雨写作教育探索20讲(简行本)》,主编、参编图书30部,指导学生作文发表(获奖)500多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