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续前篇)
一 

 
       宾主之间,虽少(初)见面,然无话不谈,因为所言都是教育之事,有天下之公心,无个人之私利,话锋交汇处,无碍无妨,不必担心谁得罪谁,谁算计谁,所以心态平和,心情舒畅。仁和宽厚,皆因与世无争;雍容大度,定能兼纳并蓄
   不觉已是中午,刘老师的女儿已经张罗了一桌饭菜,留我和孔老师吃饭。刘老师和两个女儿都是同行,虽素昧平生,却气氛融洽,我并不觉得有什么拘束,就坦然而坐,陪刘、孔二师边吃边聊。一听小饮料,两杯暖心酒,
三位痴心人,六道家常菜,吃的是简单菜,聊的是育人事,兴致不减。

     饭后兴味依然,一个主题接一个主题,你抛出一个,我抛出一个,虽然所举事例有异,然而常常殊途同归,最后观点不谋而合。近二十年来,在很少有人指导的教育研究之路上,自己读教育著作,订教育报刊,写教育论文,立足自己的草根实践,在黑暗中摸索前进,生搬硬套,吃夹生饭,坑坑坎坎,慢慢学会了消化吸收,慢慢体悟了教育真味,慢慢找到了教育研究的门径。我虽生性驽钝,然而倔强不屈,一簇如豆的火焰,终归没有被中国北方这种重人事而轻学术的氛围窒息和扼杀。迷茫之后,继续前进;彷徨之后,仍不放弃,终于穿云破雾,拨云见日,一缕希望的曙光照进心灵的窗口。高兴的是,今天来到刘老师家,沐浴着一位仁厚长者、学者的春风话语,与他碰撞出思想的火花,我又找到了一位志同道合的同志、朋友、父亲和师傅,自己的路更加坚定了。
      谈到写作问题,刘老师的一条主张让我感到耳目新鲜:要想学会语言艺术,《红楼梦》至少要读七遍;要想学会构思和编织故事,那就读《聊斋》吧。这倒是很启发人的,过去的东西未必都是过时的东西,今人的看法未必胜过古人的观点,经典永远是需要我们后人以仰望的心态去学习的瑰宝。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下午两点半,刘老师说起他的老友陈臣仲老师,孔老师忽然来了情绪,提议马上就去看望陈老师,通了电话,那边表示欢迎。刘老师年事已高,却还要照顾生活不能自理、卧病在床十一年的老妻,很难有时间脱身外出。春节恰逢两个女儿回来,难得的出门机会。我说正好我给您老当司机,刘老师欣然应允。
       下楼来,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已是寒雨潇潇。出县城,直奔市里,不消半小时就到了市一中东边的家属楼。进大门,正巧陈老师的儿子也从外刚回,一起上楼。
       门开处,陈老师满面笑容地把我们让进客厅,坐于北面靠窗的沙发上,两位好久不见的老友即无拘无束地聊起来。他们一见面,集中的话题就是诗词。
       陈老师和刘老师同是邢台一中同学,后来刘老师考取北京河北师院,陈老师考上北京师大中文系,陈老师毕业后又分配回一中从教,直到退休。二老又在1993年同时被评为河北省第二批语文特级教师,他们的教学艺术和名望,在我们本市教育界有目共睹。早在我刚参加工作的二十年前,就常常从
《邢台日报》《牛城晚报》)的文学副刊专栏上,看到“陈臣仲”的名字,而那名下,是一首首绝句或律诗,从此,“陈臣仲”和诗人的印象联系到了一起,后来才知道,陈老师原来也是我们任县人氏。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近几年,虽然看不到陈老师在我们当地报纸上的诗作了,但是,我县城东一处重要的历史文化设施——冀南革命烈士纪念馆旁侧花园里,赫然勒石刻碑的,是他撰写的《任县赋》。而巧合的是,去年刚刚竣工的城西人工湖——邢州湖畔,也赫然立起一块勒石大作,是刘老师撰文的《邢州湖赋》。二位老友,一东一西,铿锵和鸣,长啸清风,相望相应,真的是高山流水,知音一生了!
    言谈之间,陈老师的儿子已准备好了茶水果品,陈老师起身,把我们往东边沙发上让。他们二老又接着移师东坐,继续他们的诗词雅事。我和孔老师坐于茶几西侧下首,倾听着,不时插问几句感兴趣的话题。
    陈老师年长刘老师一岁,今年已83岁高龄,然而思维敏捷,思路清晰。谈到刘老师闲暇之余写的《七绝百首》,他让儿子拿出一沓装订好的打印纸。翻开,一页一页都是他最近写的诗,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些竟然是他应刘老师
《七绝百首》和出的一百首诗!果然是知音!
    陈老师让儿子当场读第一页上半部分的五首诗给大家听,并解释说,刘老师诗歌的总特点,他用
这五首诗来概括为五方面:一是善于用形象说理,二是善于运用典故含蓄不尽……刘老师坐在陈老师身旁静静地听完,深表赞同,说到第一点,刘老师深有感触,说他去年八十岁生日时,写了一诗,初时,感觉有两句太过抽象,后来多次斟酌字句,使之形象化,于是成一首《八十自寿》,说着,他当场读给我们听:“晋字唐诗寄意深,京腔韵味渐清醇。三分胸次共一乐,家住阳春白雪村。”刘老师说他退休后,有三大爱好:练书法、写诗歌、听京剧。这三项爱好,让他生活过得很充实。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陈老师以诗评价刘老师的诗
(因为打字人之误,照片第3首诗中“话”应为“画”,“加”应为“佳”;第5首中“溶”应为“融”。)
 

    陈老师家朴素的客厅内,南墙和北墙上,各挂一幅他写的书法作品,北墙上这幅是大家都熟知的《礼记 中庸》中的一则:“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南墙则是国学大师王国维著名的美学著作《人间词话》里那段更著名的“人生追求三境界”说,巧合的是,刘老师家客厅东墙上那幅书法作品也是这个内容。王国维先生借宋词名句提炼出的这一著名学说,是中国千百万知识分子共同的人生轨迹的生动写照。
        陈老师这两幅书法,字体明显受到启功先生的“启体”风格影响,当我问及此事时,陈老师说他竟然就是启功先生的学生,简直太幸福了!能进中国师范教育最高学府北京师大,而且能入得启功先生门下受教,这于喜爱国学和艺术的人来说,简直是人生莫大之幸!启功先生乃是一代国学大师,擅金石鉴赏,精于治印,曾任著名的西泠印社社长,他书画俱佳,尤其书法,他自成一派,开创的启功体书法,瘦劲疏朗,清秀俊逸,有仙风道骨之态,是我最为钟情的书体,二十多年前痴迷书法时,在邢台师专图书馆第一次见到他的书画作品集,就被深深迷住了。我遍寻邢台和石家庄各书店还有地摊书市,竟不得先生一本书法字帖,后来才知道,启功先生人品高尚,远离商业,几乎从不出版书画集售卖,图书馆里那本书,还是好友辑录他的书画后出版的。我只好去央求图书馆馆长,特许借出此书,拿到外面复印一本,
记得花费了五六十元,远远高出书的定价一倍。从此揣摩欣赏,品咂玩味,深受影响。这本复印的书,至今还放在我的书橱珍藏。
    陈老师师从启功先生学习古典文学,亲聆先生教诲,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一进门,观陈老师面相,温和亲切,清逸优雅,便觉有启功先生气味;再看其书法,也得启体神韵一二,莫不是受了先生的影响所致?可惜,我高考败北,未能如愿进京,在大学时代失去了向中国最有学问的大师学习的绝好机会。人生某个阶段的错误,要靠后面多少年来弥补了,这就是先天受教育不足啊。想起就惭愧汗颜,只能努力了!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陈老师书法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刘老师家客厅书法(非刘老师手书)

二 

    我听着,思考着,他们这代文化人、教育人,还传承着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品质,学识人品俱佳者甚多。在语文教育工作者当中,很多老前辈文学功底甚至国学功底非常扎实,而且知识渊博,学养深厚,为我们后辈所望尘莫及。今天,我以及一代又一代越来越多的语文老师,从小受的教育跟陈、刘前辈们那个时代差异巨大。我们上学时代,所见所闻,已经被政治污染深重,很多优秀的经典文化被禁被封,传承千年的蒙学经典教材,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学习就更无从谈起。所以,在我们人生最黄金的童年至青少年时期,没能去大量记诵最有人生营养的经典著作,没有打下坚实的传统文化根底。取而代之的,是很多经过教育上层统治者授意而编辑加工改造的水分很大的白话文,这些文章,客气点说,明白如话,不客气地说,比起经典古诗文,则如大白话,淡而无味,读后毫无余味可回味。尤其多年以后,当我们毕业了,工作了,拿起笔,从事文化教育新闻等文字工作后,当写文章遇到文笔滞涩时,词穷语塞时,再回想起来,那些从小学到高中十二年下来学过的数以百计的现代文,没有几篇几首能让人念念不忘、铭刻于心的,没有几篇能给我们遣词造句作典范之用的,倒是那些文言名篇,经典诗词,语言含蓄凝练,措辞推敲考究,音韵朗朗上口,文道忧思深远,十几年几十年仍余音袅袅于耳畔,切切实实滋润着我们的文风与文德。这才是真正的千古文章,才是真正的中华经典。历史已经几百年几千年地证明了它的优秀,而近几十年来,只凭某些上层人的长官意志,就否定它,封杀它,禁止流传,禁止“毒害”青少年,而换做另一种意识形态来控制教育,来给青少年洗脑,来主导一代又一代人的命运走向,我们这个民族的优秀文化无法传承,我们始终站在历史虚无主义的悬空山上,浅薄无知地发展着。走到一定阶段,我们必然走到道德的断崖边,再不停下脚步反思来时路,就只能掉下悬崖,粉身碎骨了。
       我们今天这些语文老师,有多少人还能如八九十岁以上那一代健在的和故去教育人士和文化学者那种忧思深广的情怀?我们今天,被物质文明所迷,陶醉于现代科技所带来的声色享受,物质生活是丰富了,但是,精神底蕴,远远赶不上更老一代知识分子了,所以,我们常常空虚,迷茫,在吃饱喝足之后感到活着没意思,我们有文凭的老师们尚且如此,更遑论其他社会群体了。我们做老师的,自己尚且找不到精神支柱和心灵归依,怎能给师从我们的一代又一代孩子们以良好影响呢?
    人类是前仆后继地前行的,传承与发展,淘汰与更新,是永恒的主题,关键是,什么值得传承,什么需要传承。我们老师,该让学生们传承什么,发展什么,这个方向性的问题搞不清楚,我们的教育,就是盲目的。我们要学会经常跳出自己所处的时代看待自己的工作和责任,才能
无愧于事业,无悔于灵魂,无憾于历史。

2016年2月17日凌晨2:00


(写到最后,思绪纷乱,跑题甚远,暂存,再续改)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发布者

侯晨雨

独立语文人,“成长作文”首倡者,侯老师讲作文工作室创办人,知名作文教育专家。第八届全国新语文教学尖峰论坛特邀名师,作文授课比赛全国一等奖,华语教学出版社腾讯课堂特约讲师,邢台学院“国培计划”特聘讲师,中国文章学研究会导读导写研究中心研究员,邢台市作协会员,市“三育人先进工作者”。多家学生报刊特约编辑,发表文章400余篇,出版专著《侯晨雨写作教育探索20讲(简行本)》,主编、参编图书30部,指导学生作文发表(获奖)500多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