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版】教育,请别再以爱的名义对孩子让步

教育,请别再以爱的名义对孩子让步【点评版】


——在“第三届新东方家庭教育高峰论坛”上的演讲


钱文忠


点评:侯晨雨


 


 各位尊敬的校长、老师,非常高兴来到本次论坛。本来,我的演讲题目是俞敏洪校长规定的,但是,听了四中校长和郑州外国语学校校长的发言之后,我想临时改改。我打算以一个学生、一个家长、一个老师的身份,来谈一谈我对教育的看法。


对于中国当下教育的看法,坦率地说,我只有四个字——“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中国今天的教育。为什么?因为在我看来,今天我们对中国教育所有的看法也许都起源于一种错误,今天我们没有认真思考到底什么是教育。


我们在不断让步,为自己找理由,为孩子们开脱。(点评:这个结论下得好!我们今天的家长、教师、社会舆论都在不断让步,为孩子的成长让步,为孩子们开脱。家长希望孩子能比自己的童年更幸福,所以他们见不得孩子受罪,隔代人这种愿望更甚,所以家长们让步;媒体、砖家叫兽们喜欢跟着潮流摇旗呐喊,不管这潮和流是清是浊,反正跟着时尚思潮掺合,一定会讨得众人喜欢,还能讨一杯羹吃吃,所以社会舆论喜欢让步;老师们让步,是因为孩子在家庭里就已经被惯坏了,社会舆论尤其是媒体、砖家们再迎合家长给老师头上扣上层层紧箍咒,与孩子发生矛盾、冲突、对抗,你必须让步!否则,你就是……)我想说,教育不是这样,也不应该是这样。中国的教育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而我不相信所有问题都有解决办法。我们这个民族现在有一个奇怪的心态,就是不怕有问题,只要找到办法,问题总能解决。我要告诉大家,这是谎言,有些问题将永远无法解决。举一个例子:一个人得了癌症,如果早期发现还可以治疗,如果发现了却不去治疗,或者用更坏的办法去对待,或者说纵容它发展,到了癌症晚期再去治疗,还有用吗?没有用。我想,中国教育可能就是这个情况。今天,我们看到了太多的教育的问题,我们也给出了很多理由,也有很多理论,也在做很多努力。但是请大家扪心自问,你们相信中国的教育还有救吗?恐怕很难说。我个人不相信。为什么?我们的脑海里有太多似是而非的想法。中国正面临着很多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面临过的问题。


比如独生子女,独生子女是自地球上有人类这个物种以来所出现的一个从来没有过的亚种,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那么多没有兄弟姐妹的人在那么短时间内,有计划地出现在一个国家。请别忘记了,我们所有的教育理念、教育方法、教育手段都是针对有兄弟姐妹的孩子。今天,我们的教育者在拼命反思,但是别忘了,接受教育的对象的主体已经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亚种了。我们没有办法,不知道怎么教育这些孩子。千万不要以为他们和我们是一样的,他们和我们不一样,甚至可能完全不一样。


我们今天讲快乐教育,讲我们的童年很快乐。可是,我们的童年快乐吗?至少我一点都不快乐。回忆一般都是虚幻的、快乐的,好了伤疤忘了疼。在座的我们谁不是一路考试拼上来的?我们小时候也有那么多作业,我们小时候还吃不饱饭,有时候还被老师揍两下。


    凭什么教育是快乐的?我实在想不通,教育怎么一定是快乐的?教育里面一定有痛苦的成分,这是不言而喻的。我们凭什么对注定将要接替我们的子孙让步,我想不明白。(点评:提倡快乐教育没有错,但是,试图用快乐教育代替惩戒教育甚至否定惩戒教育就大错而特错了。看看我们这些年来流行的教育理念——素质教育,减负(姑且也算一种教育理念吧),赏识教育,快乐教育,赏识并惩戒教育着……昨天一个新名词,今天再换一个新名词,明天不定又会冒出个什么名词,换来换去,很多固有的优良教育传统被革了命,新的教育理念又不成熟完善,甚至偏执一端,而且频频更新。一种新理念还没适应过来,或者还没有完全理解并付诸教育实践,另一种“新武器”又挥舞着旗子张牙舞爪地扑面而来。面对此种情形,我们教师们还来不及细想,就被迫与新潮流打成一片,和气一团地接受“新思想、新理念”了。很多新的教育理念,或者说教育导向,不过是教育本质中应有的一种思想,充其量也只是教育本身的一小部分,但在某个特定时期,因为形势的需要,作为新名词被社会舆论和媒体放大,再被官方教育反复强调,于是形成了一种强势误导,似乎这个名词代表的就是教育的正确方向,矫枉过正,偏执一端的教育,终究立不住脚跟,注定要夭折。比如,赏识教育、快乐教育理念,和惩戒教育一样作为一种教育思想,在常态教育中并行不悖地存在着尚可,如果非要跟着时尚潮流大喊着把惩戒教育赶下台而唱独角戏,最终逃不过夭折的命运。是坚持原有的还是迎合新形势,是做跟跟派还是做反对派?这个问题我们一直没有搞清楚。)


    现在,我们对孩子的教育大多是鼓励。那么,惩戒呢?教育可以没有惩戒手段吗?单凭鼓励就可以完成教育了?我也不相信。(点评:我同意钱老师这个观点。只有鼓励和赏识教育,不讲惩戒教育,这不符合辩证法规律。不赏识和鼓励,就是对孩子的过往成绩不认可,对过往成绩不认可,孩子缺乏前进的动力,殊不可取。但是,不惩戒,无以培养孩子对过往的负责态度,对过往不负责,就是对未来不负责,后果更可怕。)刚才郑州外国语学校校长说,家长无论在任何情况都下不要看孩子的日记。我不敢苟同。为什么不让看?我从小的日记父母就看,也没把我看傻了。


听说前段时间教育部发了一个文件,内容是赋予老师批评学生的权利。老师批评学生的权利要赋予?何况什么时候剥夺过?没有剥夺要重新赋予吗(点评:质问得好!现今的中国社会,政府有时候出的怪招怪论幼稚得令人喷饭,你当这是过家家游戏呢!)现在的孩子骂不得、说不得、批评不得,一点挫折就接受不了。小时候,我的老师惩戒过我,但我们的感情到今天都很好。现在对孩子一味表扬,那惩戒呢?


我们讲跟国际接轨,接轨了吗?我看是接了个鬼。我是在欧洲留学的,我们常讲欧洲的教育怎么怎么好。好啊,大家看看英国的好学校规矩严到什么地步。英国议院通过了一条法规,大意是允许教师在历经劝告无效的情况下采取包括身体接触在内的必要手段,迫使不遵守纪律的学生遵守纪律。说白了,就是可以适当地揍。大家都说新加坡的教育好,新加坡的中小学教室后面墙上不是经常悬着一把戒尺?据说,孩子表现不好,按规定打三下,只许打手心,不许打手背,必须两个老师在场的时候才允许执行。


但是我们教育的主体思路是对孩子不停地让步,给孩子更多的快乐,给孩子更多的游戏时间。天底下哪有这样的教育?如果说过去的教育都不对,那俞敏洪校长是怎么培养出来的?徐小平、王强是怎么培养出来的?我们不是过去的教育教育出来的吗?我们是随地吐痰了还是耍流氓了,我们什么都没干,挺好。我觉得教育不能再一味让步,我们对孩子要真的负责任。不要迎合社会上一些似是而非的说法,什么素质教育、什么应试教育。应试是最基本的素质。(点评:学校对学生一味的让步,根在社会,教育官方是拍社会的马屁而狐假虎威地压迫学校和教师们,迫使他们对学生一味让步,不良媒体又混在其中扮演了为虎作伥、落井下石的角色。于是,在学校里(私立学校尤甚),学生气焰嚣张,老师低声下气,学生敢打老师,老师不敢打学生。因为畏缩与忍让,最终必断送教育之命!)


人类社会没有绝对的公平,美国也不公平,中国也不公平。现在几乎可以说唯一的一条公平线就是高考了。如果说按照所谓的素质来招生,那么,中国的平民子弟有多少能进北大、清华?一个孩子连公平竞争都竞争不过人家,还说素质很高,谁会相信?所以,不要迎合社会上有些所谓的专家的话。


我现在提倡恢复全国高考,而且是裸考,不要加分。王强是内蒙古高考的第二名,我是那年高考的上海第二名,我们都是这么考到北大的。如果高考制度不能改,我们的教育就不能改,高考是指挥棒啊!高考制度之所以不能改,是因为我们找不到比高考制度更不坏的制度。高考制度不是最好的制度,但它是最不坏的制度。


    问题是,我们面临的矛盾我们必须自己心里清楚。有人问我:钱老师,您这几年讲国学,讲《三字经》、《弟子规》,您觉得推广《三字经》、《弟子规》的最大难处在哪里?我一般的说法是希望有关部门大力推广,进入学校。其实这不是最大的困难,最大的困难是,如果按照《弟子规》、《三字经》,按照出席今天论坛的名校的标准培养孩子,那么,这些孩子到社会上90%要吃亏。你把按照《弟子规》那样忠诚、守信、孝悌、守规矩的孩子放到社会上看看,很可能就吃亏!这说明,我们的社会出了大问题。谁能否认?我们要讲传统优秀文化的最根本的理由正在于此。(点评:按照《弟子规》教育出来的今天的孩子们,明天到了社会上,要不了几年,也会被社会这个大染缸同化为今天的大人们的样子。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否认传统文化的力量,我们不但不能否定,而且还要大张旗鼓地,一代又一代地,坚持不懈地推广传统优秀文化。即使一代一代人循环往复地进入“染缸”被污染得面目全非,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而我们做老师的,依然坚定了信念,坚持弘扬传统文化,那么,我相信,经过几代人坚持不懈的努力,我们一定可以一点一点地净化业已被污染了的社会空气,我们一定可以一点一点地用优秀传统文化的清新空气置换出一个文明和谐的新文明时代!)


    我自己也在教书,跟学生有接触,我想告诉大家,对于中国的教育,我们要有一种极度的忧患意识,而且应该是在接近绝望基础上考虑的,可能就是没治的(点评:非常同意钱老师的观点!我从教15年了,一直在忧患中行走着,思考着,2005年冬,曾写了一篇11000字的长文《语文教育:文化堕落背景下的艰难爬行》,就是对语文教育长期面临的困境的困惑与思考,也许偏激,但一定是忧时之思。现在的语文教育,应该是“居危思危”的时候了,我们多少年来的语文教育,在整个教育中的状态,是在“温水里煮青蛙”中慢慢死去而不自知的!可惜,有多少官方人士能为此再多点忧虑呢!)很多人问我,钱老师,你的孩子怎么办?我的回答是,听真话还是假话?如果是真话,我就把他送出去,没有办法,没有选择。我儿子在华东师大附中,那是我的母校,上海的名校,当然很好。但是社会环境跟我们那个时候不再一样了。所以我想,我赞成对孩子真的要严格。孩子毕竟不是成年人,孩子还必须管教、必须惩戒,必须让他知道教育绝不仅仅是快乐,学习绝不仅仅是快乐。当你意识到学习是快乐的时候,这位学生就很可能将来要成为俞校长了。如果一个人能够在学习中感到快乐,那就很可能成为大师级人物。绝大多数人是不会的。绝大多数人是不得不学,是为了某种目的去学。


我们要告诉孩子,犯了错误要付出代价。如果在全社会形成家长对孩子让步的氛围,以后的孩子是很可怕的,我们的未来是很可怕的,这样教育出来的孩子是接不住中国未来发展的重担的。中国30年的发展创造了物质财富、社会发展的奇迹,是谁干出来的?邓小平老人家、江泽民主席、胡锦涛主席,他们都是了不起的领袖,但领袖之外也得有人干活吧。在中国历史上,无意识造成的真正精英是老三届。这一批人在文革前完成了初高中教育,文革前的初中高中教育水平恐怕不比今天一般的本科教育低,这批人由于历史原因被分散到了社会的各个角落。1978年,一切回到了原点。这批人是中国人的精英,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真正的精英,懂知识、受得了委屈、懂担当。现在,这批人要退休了。而现在,孩子进一步,社会让一步;孩子进一步,老师让一步;孩子进一步,家长让一步。这样的教育怎么行?更何况,现在的教育面临着巨大的冲突,根本就不能按照一般的教育学理论思考。


我父亲受过很好的教育,但他就看不得儿子教育孙子。有一次,我教训孩子,我父亲在旁边就有些不愉快。我儿子说:爸爸,你为什么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我说:因为你错了。他说:错了也不能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我说:《三字经》没读过?他说:你不就是想说 养不教,父之过吗?我说:是啊。他说:你前两天不还讲《弟子规》的吗?《弟子规》里说守孝悌,次谨信你都不让你老爸高兴,凭什么我让我老爸高兴?这件事就说明,我们的传统教育在今天已经全然崩塌,我们正面临着根本的冲突。作为家长,我倒是希望如果我儿子的老师看他不成器,揍他两下,罚站一会儿,这是应该的。教育部就应该定出这样的规则,对学生要有惩戒。


我们现在都说鼓励孩子的自信心,赞扬他,鼓励他有自信,这是对的,但是不能过度。在这种教育下的孩子将来到社会,他面临的反差足以把他摧毁。我们应该告诉孩子,这个社会是残酷的,要准备受到很多委屈。


如果校长惩戒确实犯了错的我的孩子,甚至揍他几下,我会感谢老师。我相信,大多数老师是有大爱的。我希望老师一手拿着胡萝卜,一手还得拿着大棒。新东方创造了不起的教育界奇迹,我是觉得这个论坛要发出一点真实的声音,要告诉这个社会,教育不是这样。再不要简单地这么说了,快乐教育、快乐学习、成功教育,都成功还了得?


我觉得,教育是最真实的事情,不应该去揣摩家长、孩子的心思,不停地对孩子让步。所以,到今天我对中国教育还是四个字——“我不相信


我现在只希望孩子生理健康、心理健康。孩子考不考国内的大学我无所谓,我只希望他生理健康、心理健康,好好过完这样一辈子。更何况,人类到底有多少年谁都不知道。霍金说还有200年,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会跟我的孙子说不要生孩子了。这是一句笑话吗?


我们现在要让孩子尽量生理健康、心理健康,我们把未来的选择权放开给他,因为我们对孩子负不起责任。不像我们小时候,生活很困难、社会不发达、经济也不发达,但是我们的父母还能对我们负责任。我觉得我现在非常羡慕我父母,他们敢骂孩子、揍孩子,但是我们依然爱他们。今天的孩子打不得、骂不得,哪怕是一个眼神,没准明天就能把长辈杀了。


    我讲《弟子规》讲到守孝悌时,叫我的助手搜索一年以内的不孝、杀父的反面例子,然后打印出来,以备我选用作反面例子。不一会儿,助手告诉我:打印纸没有了。我们对孩子没有一些控制、抑制、约束,一味以爱的名义对他们让步,这样的教育是不对的。


也许这个想法很突兀,应该想办法如何让孩子学习更成功,但我内心不相信,所以我选择把我的真实想法跟各位校长、老师汇报。如果我们再不把一些虚幻的东西弄清楚,我们是要完蛋的。


教育,特别是基础教育,恐怕未必应该全然简单地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这是一个大问题,我们简单地认为,教育就应该跟着社会发展而发展。在某种程度上,教育是应该跟社会对着唱的。是社会在教育教育,还是教育在教育社会?应该是教育在教育社会。现在是社会在教育教育,这样教育的本体性就不存在了,教育最基本的价值理念就不存在了。我们这个民族原来给教育赋予那么高的地位和价值,在今天都已经被打乱了。(点评:钱老师这段说得太棒了!!!“在某种程度上,教育是应该跟社会“对着唱的”。是社会在教育教育,还是教育在教育社会?应该是教育在教育社会。现在是社会在教育教育,这样教育的本体性就不存在了,教育最基本的价值理念就不存在了。这个质疑是具有根本性意义的,价值太大了!这是一个决定中国教育大方向的论题,这是一个值得所有教育官方领导思考的论题。对比现在的教育,教育官僚化,教育学术腐败,教育急功近利,教育媚俗化,等等,看看,哪个问题不是教育在向世俗乖乖投降?如果教育不能引领社会向着美好前进,而是反过来教育向世俗看齐,这是谁的悲哀?教育制度换新天,教育既基于社会又能高于社会,教育的春天才能来临,而这,还将是很遥远的事情。)


我们这个社会最后一道防线是教育。我们不要轻易向社会让步,我们也不要轻易向我们的孩子让步,也不要轻易向家长让步。我们这个社会要赋予校长、老师更大的权利、更高的荣誉、更好的待遇,但是也应该赋予他们更大的责任。


    只有这样,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我大概在那时候还能考虑让我的孙子留在国内受教育。这是我的真心话,有不对的地方,请各位校长首先把我当成一个学生,其次把我当成一个家长,最后把我当一个晚辈老师,给予批评教育。我刚才讲的没有一句假话,全是真话。当然,季羡林先生教过我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

发布者

侯晨雨

独立语文人,“成长作文”首倡者,侯老师讲作文工作室创办人,知名作文教育专家。第八届全国新语文教学尖峰论坛特邀名师,作文授课比赛全国一等奖,华语教学出版社腾讯课堂特约讲师,邢台学院“国培计划”特聘讲师,中国文章学研究会导读导写研究中心研究员,邢台市作协会员,市“三育人先进工作者”。多家学生报刊特约编辑,发表文章400余篇,出版专著《侯晨雨写作教育探索20讲(简行本)》,主编、参编图书30部,指导学生作文发表(获奖)500多篇。

《【点评版】教育,请别再以爱的名义对孩子让步》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