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峥嵘志弥坚,一路花香歌不断(二)


(二)


    先生的文字,没有温婉细腻的书卷气,更没有恹恹的脂粉气,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绝不拖泥带水。胸中浩然气,笔下快哉风——这是我对《一路花香》的粗浅感受。


    品读《一路花香》,较之行文章法来说,我更喜欢本书的语言艺术。集子的语言灵活多变,修辞富丽堂皇,普通一件事,一经先生的妙笔点化,便活泼泼有了无限生气。概括起来,以下几点让我感受颇深:


    一、善用比喻


    我认为,会不会用比喻,比喻新鲜活泼还是陈旧俗套,是作家语言艺术高超与否的重要标志。在这方面,《一路花香》值得我们好好品味学习。


    杜梨先生的比喻手法,富有浓郁的农村生活气息,活色生香,绝不步人后尘。她不敢褒贬切菜的女人,切菜的女人都是刀子嘴,说一句就回敬你十句。这时候要是谁家的男人有事来找自家的女人,他就成了大家的盘中菜,鸡一嘴,鸭一嘴,多刺耳的话你也得咽下去,脸皮多厚的男人也得抱头鼠窜。”“大家的盘中菜”“鸡一嘴,鸭一嘴就是从最生动的乡村生活中来的,活泼诙谐,一群山村女人就这样被鲜活淋漓地推到我们面前了,让人读了忍俊不禁。形容麻绳搓得粗细不均,他就说搓出的麻绳就像是长虫吃蛤蟆,粗一下细一下的;形容亚铃被打后作者内心的惊恐,就拈来打了骡子马也惊作比;形容小孩子穿鞋坏得快,他就说新鞋穿俩月就前边露出五瓣蒜,后边露出山药蛋;形容司马迁对历史人物的评价,他用像是揉面炸油条,把那些帝王将相随便往锅里丢;形容老孟的故事的滋味,他用像是北瓜红薯扁豆角熬的小米粥;形容武尚宏的说话特点,他选择如镢头刨地,又准又狠这样的视角;赞美唢呐王肚里曲目多又艺术手段高超多变,他用新曲目如滏阳河的流水,打着漩涡翻着浪花往外喷作比,等等,不一而足。鸡鸭”“长虫”“蛤蟆”“骡子马大蒜”“北瓜”“豆角”“山药蛋炸油条”“镢头刨地”“滏阳河的流水”……这些洋溢着鲜明的乡土特色和时代印记的喻体,正是先生艺术化了的生活。


    我认为,最精彩、最能体现这一乡土气息的比喻还是《桐花满地不见人》中的一段:为了孩子,娘受过人家多少气啊,那气积攒起来就是一片云彩。10个孩子都是吃娘的奶长大,娘流出的奶也该是一条河了。娘永远有干不完的活,如果把她干过的活堆起来,那肯定就是一座山。多么苦累的生活,多么有气势的比喻,多么美丽的语言!没有对母亲深厚的感情,怎能有如此深情的赞歌!没有对生活炽热的爱,怎能创造出如此美丽的修辞!


   二、多用排比


    好的排比,如大河流水,滔滔而下,一泻千里,势不可当。杜梨先生行文善用排比手法,使得语句铿锵有力,增强了文章气势。


    再细分一下,《一路花香》中的排比,大概有这样几种手法:一是用句首的第一个字或几个字来排比。例如《《两块乘车记》》中颠掉了四个靠背,颠散了三只座椅,颠傻了我们老两口排比的是第一个字;再如《姑姑》中写人的命运与环境的关系:生在地里是棵苗,生在山间是棵草,生在穷家是累赘,生在富家是个宝,排比的是句首的生在。二是用每句话中间的字来排比。比如《除夕风正紧》中写乡亲们日子的富足:大缸里满是粮食,肚子里全是板油,眉眼里都是高兴。排比的是中间的“…………俩字;再如《夏游大连多忘归》写大连的干净:天是玻璃般的蓝,云是羊绒般的白,风是羽毛般的轻。排比的是中间的“…………般的……”仨字。其他如《父亲的嘱托》中的家里连着娶了一个又一个媳妇,嫁了一个又一个闺女,盖了一处又一处新房,父亲做了一套又一套家具也是此种手法。三是用叠音词手法来排比。比如《酸黄菜》中的甜丝丝,香喷喷,喧乎乎”“酸溜溜,香喷喷,辣乎乎;再如《云彩里的安子垴》中的香喷喷的山韭花,酸溜溜的腌黄菜,甜滋滋的贴饼子,软绵绵的豆沫汤,都是如此。著名作家王蒙就常用这些排比手法,这种王蒙式的排比,让人读着觉得畅快。


    三、活用俚语


    民间俚语本不登大雅之堂,但是杜梨先生却把它作为一种艺术手段,广泛运用到作品中,使得文章更逼近生活的原生态,更朴实亲切,更富有乡土气息。他写烧火女人被烟熏的狼狈相,用乌猫花嘴一词;他说女人话多嘴碎,用贫嘴寡舌;他写农民生活的清苦,用瞪眼米汤;他形容路难走,就用跟头轱辘跟头骨碌,等等。这些语词,是早在民间流传了千百年的方言土语,是群众语言的精华,杜梨先生善于向人民群众学习语言,他吸纳了群众口语中富有表现力的词语,几乎是原班不动地搬进了文章。


    四、引用繁富


    这部集子中的很多文章旁征博引,侃侃而谈,诗词文赋、经史典籍、俗语、熟语、民谣、顺口溜、歌词戏词,或引用,或化用,或仿用,皆挥洒自如,自由畅达。


    单看本书目录,那赫赫然占半数的七言诗式的题目,即可想见作者文笔之一斑。我粗略统计,集子中直接引用的古诗词达75首,引用的俗语、熟语达65条。


    先生知识渊博,诗词文赋,无论内容还是形式,皆能信手拈来,为我所用,因此仿用起来无不熨帖恰切。我穿着姐姐给我做的方口鞋参加运动会,穿着姐姐做的千层底去带操,穿着姐姐做的白塑料底鞋去参加辩论赛。(《桂平姐姐》)这一组意象鲜明的排比,多像艾青描写大堰河劳动的特写镜头:她含着笑,提着菜篮到村边的结冰的池塘去,/她含着笑,切着冰屑悉索的萝卜,/她含着笑,用手掏着猪吃的麦糟,/她含着笑,扇着炖肉的炉子的火,/她含着笑,背了团箕到广场上去/”“数万人都静下来了,买卖人撇下了买卖,敬神的忘记了烧香,剃头的举起了剃刀,挑担的放下了扁担。(《唢呐王》)瞧瞧,这段侧面描写唢呐王吹唢呐的艺术魅力的文字,从形式到内容,不就是活脱脱的男版《陌上桑》么?著名作家、民俗学家冯骥才有一本书叫《俗世奇人》,专记市井民间的奇人妙事,塑造了刷子李、泥人张、苏七块、张大力、好嘴杨巴等一系列有一技之长的小人物。杜梨先生《一路花香》中的《秧歌唱红孙金梅》《唢呐王》《吴大旗》等篇章塑造的孙金梅、赵满囤、吴大旗们,也人人一手绝技,个个性格鲜明,不知是仿用还是暗合,窃以为与冯先生的《俗世奇人》不相上下。


    古往今来,很多作家在创作中善于仿写和化用,张衡拟班固的《两都赋》作《二京赋》,苏轼化用李白,毛泽东化用李贺,琼瑶化用《诗经》,等等,俯拾皆是,不一而足。我认为,仿写和化用有三重境界:小者仿其句,中者仿其形,大者仿其境。字句的仿用,是雕虫功夫;形式的仿用,古今亦不鲜见;能消化前人而仿其意,才能真正有所创新。杜梨先生这部书,在仿用的三个层次上对于传统文化中的优秀元素均有涉足。


    五、语言精练明快。


    精练明快,是《一路花香》语言最鲜明的特色。


    杜梨先生善用短句,语词铮铮,节奏简练明快,文字有铿锵剑气,语句有金石之声,给人以美的享受。吴大旗不愧是杆旗,大个儿,大头,大嗓门儿(《吴大旗》)写人不事藻饰,纯用白描抓其神。吃的,穿的,玩的,用的,应有尽有。东西实惠,价钱也便宜,态度又和气,不把身上的铜板花完怎能回去?车拉,驴驮,肩扛,那货下得似流水(《还是邢台好南关》)这一段几乎纯用短句,罗列事物,排比动作,把昔日的邢台南关集市描绘得生机勃勃。有钱多花,没钱少花,撑不死,饿不着,有利减肥,不用防贼,挺好(《花鸟虫鱼说老王》),一口气用七个短句,老王那种闲适恬淡、随遇而安的心态呼之欲出。星期天,老友相约,左背干粮,右挎渔具,各驾铁骑去钓鱼。一路上,风驰电掣,走马观花,游山玩水吐闷气(《摩托三味》)一连串的短句,写活了那种出行的愉悦自在。山下进洞,山顶出洞,回环曲折,状若八卦阵(《神秘莫测天梯山》),不雕刻细节,只速写概貌。无论写人、叙事,还是写景、抒情,短句自有其妙处,长句中揉进短句,犹如静静流淌的河水里时不时跳起朵朵浪花,灵动活泼,使得文章处处充满生气。


    对举并用、骈散结合,是《一路花香》语言精练明快的另一鲜明内涵。不求做官,就不必拍马逢迎陪小心;不求发财,就不用蝇营狗苟玩心计。(《摩托三味》)骈句似对联,抒怀明志;皮子堆成山,洋钱似流水(《还是邢台好南关》)对举互衬托,方显物阜民丰;饮泉润嗓,吸氧去乏,观绿解忧(《夏游大连多忘归》)四言排偶,精练干净。尤其《兰竹相伴尹先生》一文中的酷暑不午休,驱上房顶,以泥浆为墨习字;严冬不烤火,赶去雪地,以树枝做笔写方。诊病抓药只少许收费,是为遗惠乡邻;救苦扶贫免费送医上门,善心普济百姓最为精到,对仗合度,整饬有序,展现了民间名医尹美臣老先生学书勤勉、医德高尚的精神风貌,把这两句独立开来,简直就是两副妙联。类似这样具有节奏美、韵律美和形式美的骈句,在集子中遍地开花,不胜枚举。


    弥漫着乡土气息的美丽修辞、氤氲着泥土青草味儿的乡间俚语,与杜梨先生大半生苦难的乡村岁月密切相关;而旁征博引和珠圆玉润的骈文丽句,又和杜梨先生的博览群书、杂取诸家密不可分。刘禹锡诗云: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积沙成塔,厚积薄发,是写作的正道,自古而然;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乃写作之要诀,千年不易。我穿越这部溢满芬芳的《一路花香》,欣赏了一段曲折多姿的历史风云,饱餐了一顿语言的盛宴,享受了一次精神的洗礼。


    掩卷,除了思齐,就是敬服。


 


(未完,待续)


 


说明:此文系原创,尚未在纸质媒体发表,有需引用转载者,请先告知作者本人同意,侵权后果自负。

发布者

侯晨雨

独立语文人,“成长作文”首倡者,侯老师讲作文工作室创办人,知名作文教育专家。第八届全国新语文教学尖峰论坛特邀名师,作文授课比赛全国一等奖,华语教学出版社腾讯课堂特约讲师,邢台学院“国培计划”特聘讲师,中国文章学研究会导读导写研究中心研究员,邢台市作协会员,市“三育人先进工作者”。多家学生报刊特约编辑,发表文章400余篇,出版专著《侯晨雨写作教育探索20讲(简行本)》,主编、参编图书30部,指导学生作文发表(获奖)500多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