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一个有宗教家精神的事业领袖

俞敏洪鈥斺斠桓鲇凶诮碳揖竦氖乱盗煨


 


        在当代中国的学人中,我最佩服的是俞敏洪老师,他朴素平凡,幽默儒雅,睿智低调。他身上有种宗教家的精神,他的励志演讲,总是那样激励人,鼓舞人,使平庸者振奋,使沉沦者猛醒。每从网上看到他的演讲词,我都有一种被注入强心剂的兴奋感,和欲奋袖出臂冲锋人生的冲动。所以,从我被鼓动的个例来看,他具有宗教家的魅力。


        俞敏洪是农村孩子,我也是农村孩子。


        俞敏洪高三读了三年,高考两度失利,理想的大学只是个师专,却最终走进了中国最高学府;我高三也读了三年,高考也两度失利,理想是中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却最终栽进了师专,为此耿耿于怀多少年,还曾怀揣300元进京,到北大清华校园流浪了一周。


       俞敏洪属虎,我也属虎。


       俞敏洪50岁,我38岁,差一轮。


        俞敏洪30岁的时候,从北京大学辞职,进入民办教育领域;我30岁的时候,从公办学校出走,下江南进入民办学校任教。


        俞敏洪32岁的时候,创办了北京新东方学校,担任校长,从最初的几十个学生开始了新东方的创业过程;我32岁的时候,漂泊到了新疆光华私立学校,因为对当今中国教育的困惑,仍然找不到方向。


        2010年,庚寅年,俞敏洪和我都进入了本命年,俞敏洪的新东方教育集团已历经17个春秋而勃勃成长,我的小作文培训才刚刚成立,仅仅三十几个学生。


        我和俞敏洪的共同点:有激情,有闯劲,工作踏实肯干。


        我和俞敏洪的差距:缺少俞老师的睿智和才气(才气一部分来自于读书,我没有俞老师读的书多,底蕴不如他厚实);不如他有韧劲儿;在公办学校时,我踏踏实实干了几年,有信念,专注,奉献。但是,自从出走到一路漂泊民办学校,教育理想迷失在浑浊的教育现实中,没有了信念,就没有了方向,于是飘忽不定,这于一个人是最要命的,这种状态持续下去是注定什么也干不成的,这是我当前面临的最急需解决的问题。


        我和俞敏洪的客观环境差距:俞老师立足北京,平台很大,视野开阔;而我困守在一个落后小县城,视野窄小,坐井观天。


       差距有主观也有客观的,有能改变的,也有无法改变的,关键是肯不肯改变什么。


        我总想,属虎,就要有属虎的气度,闯劲儿,属虎,就要有属虎的开拓精神,属虎,就要不失虎虎锐气,虎虎生风地前行。俞老师行,我也能行。


        走过38年岁月,曲曲折折中,消磨了多少时光,削减了多少锐气,想想,到如今,心灵竟有些颓废和老态了,这是衰老的信号,很可怕!


       不管愿意不愿意,身体机能总是要一天天老化下去的,青春的面容总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转移到青年人那里,但是,青春不是青年人的专利,邓小平同志八九十岁高龄依然保持着旺盛的思考力,依然有着超前的历史眼光,依然有着改革的锐气和勇气,他的心灵是年轻的。


        身体可以老去,心灵却能永葆青春,只要你愿意成长。


        今晚,读俞敏洪老师的一篇新演讲词,再次激励我思考活着的意义,于是,写几句话,自勉。


 

发布者

侯晨雨

独立语文人,“成长作文”首倡者,侯老师讲作文工作室创办人,知名作文教育专家。第八届全国新语文教学尖峰论坛特邀名师,作文授课比赛全国一等奖,华语教学出版社腾讯课堂特约讲师,邢台学院“国培计划”特聘讲师,中国文章学研究会导读导写研究中心研究员,邢台市作协会员,市“三育人先进工作者”。多家学生报刊特约编辑,发表文章400余篇,出版专著《侯晨雨写作教育探索20讲(简行本)》,主编、参编图书30部,指导学生作文发表(获奖)500多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