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里外寄来的鲜樱桃

两千里外寄来的鲜樱桃

两千里外寄来的鲜樱桃

上午去隆尧讲学的路上,接到顺丰快递电话,说有一箱水果要送,家里没人接。

一定是西安市小徒党老师寄来的!周一晚上,看小党空间去采摘樱桃的照片,开玩笑说为什么不给我寄点来,小党说一定寄。我真没要她寄的想法,可是她坚持要寄,特别诚心,让我感动不已!

傍晚回家,果然看到顺丰的水果箱,我家小女放学早,早就迫不及待等着我回来开封吃樱桃了。打开,箱内还有一层泡沫包装盒,再启,里面四盒码得整齐的樱桃,隔着透明塑料盒,那鲜红的颜色煞是诱人。

这是小党亲自采摘寄送的,而且是来自西安市东郊灞桥区西蒋村的,那里是白鹿原!白鹿原—-陈忠实老师的老家啊!这是陈老师家乡的樱桃!一种幸福感霎时弥漫了内心!

谢谢远在两千里外的徒儿小党如樱桃般火红的心,她大学毕业才两年,工作非常敬业,认真负责,勤学上进。这样的青年,假以时日,必能成长为优秀教师。

惭愧的是,小党认识我两年了,正式称我师父久矣,可是,我没有给她多少切实指导。她一直关注我的文章,从中学习汲取成长营养。

这再次提醒我,近期,必须把工作室建立起来,出台教师成长规划,正式收纳3—5名优秀青年教师,重点指导,经常跟踪,一起学习进步;同时,切实帮助各地来访教师沿着正确的路走向成功。

两千里外寄来的鲜樱桃

两千里外寄来的鲜樱桃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续前篇)
一 

 
       宾主之间,虽少(初)见面,然无话不谈,因为所言都是教育之事,有天下之公心,无个人之私利,话锋交汇处,无碍无妨,不必担心谁得罪谁,谁算计谁,所以心态平和,心情舒畅。仁和宽厚,皆因与世无争;雍容大度,定能兼纳并蓄
   不觉已是中午,刘老师的女儿已经张罗了一桌饭菜,留我和孔老师吃饭。刘老师和两个女儿都是同行,虽素昧平生,却气氛融洽,我并不觉得有什么拘束,就坦然而坐,陪刘、孔二师边吃边聊。一听小饮料,两杯暖心酒,
三位痴心人,六道家常菜,吃的是简单菜,聊的是育人事,兴致不减。

     饭后兴味依然,一个主题接一个主题,你抛出一个,我抛出一个,虽然所举事例有异,然而常常殊途同归,最后观点不谋而合。近二十年来,在很少有人指导的教育研究之路上,自己读教育著作,订教育报刊,写教育论文,立足自己的草根实践,在黑暗中摸索前进,生搬硬套,吃夹生饭,坑坑坎坎,慢慢学会了消化吸收,慢慢体悟了教育真味,慢慢找到了教育研究的门径。我虽生性驽钝,然而倔强不屈,一簇如豆的火焰,终归没有被中国北方这种重人事而轻学术的氛围窒息和扼杀。迷茫之后,继续前进;彷徨之后,仍不放弃,终于穿云破雾,拨云见日,一缕希望的曙光照进心灵的窗口。高兴的是,今天来到刘老师家,沐浴着一位仁厚长者、学者的春风话语,与他碰撞出思想的火花,我又找到了一位志同道合的同志、朋友、父亲和师傅,自己的路更加坚定了。
      谈到写作问题,刘老师的一条主张让我感到耳目新鲜:要想学会语言艺术,《红楼梦》至少要读七遍;要想学会构思和编织故事,那就读《聊斋》吧。这倒是很启发人的,过去的东西未必都是过时的东西,今人的看法未必胜过古人的观点,经典永远是需要我们后人以仰望的心态去学习的瑰宝。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下午两点半,刘老师说起他的老友陈臣仲老师,孔老师忽然来了情绪,提议马上就去看望陈老师,通了电话,那边表示欢迎。刘老师年事已高,却还要照顾生活不能自理、卧病在床十一年的老妻,很难有时间脱身外出。春节恰逢两个女儿回来,难得的出门机会。我说正好我给您老当司机,刘老师欣然应允。
       下楼来,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已是寒雨潇潇。出县城,直奔市里,不消半小时就到了市一中东边的家属楼。进大门,正巧陈老师的儿子也从外刚回,一起上楼。
       门开处,陈老师满面笑容地把我们让进客厅,坐于北面靠窗的沙发上,两位好久不见的老友即无拘无束地聊起来。他们一见面,集中的话题就是诗词。
       陈老师和刘老师同是邢台一中同学,后来刘老师考取北京河北师院,陈老师考上北京师大中文系,陈老师毕业后又分配回一中从教,直到退休。二老又在1993年同时被评为河北省第二批语文特级教师,他们的教学艺术和名望,在我们本市教育界有目共睹。早在我刚参加工作的二十年前,就常常从
《邢台日报》《牛城晚报》)的文学副刊专栏上,看到“陈臣仲”的名字,而那名下,是一首首绝句或律诗,从此,“陈臣仲”和诗人的印象联系到了一起,后来才知道,陈老师原来也是我们任县人氏。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近几年,虽然看不到陈老师在我们当地报纸上的诗作了,但是,我县城东一处重要的历史文化设施——冀南革命烈士纪念馆旁侧花园里,赫然勒石刻碑的,是他撰写的《任县赋》。而巧合的是,去年刚刚竣工的城西人工湖——邢州湖畔,也赫然立起一块勒石大作,是刘老师撰文的《邢州湖赋》。二位老友,一东一西,铿锵和鸣,长啸清风,相望相应,真的是高山流水,知音一生了!
    言谈之间,陈老师的儿子已准备好了茶水果品,陈老师起身,把我们往东边沙发上让。他们二老又接着移师东坐,继续他们的诗词雅事。我和孔老师坐于茶几西侧下首,倾听着,不时插问几句感兴趣的话题。
    陈老师年长刘老师一岁,今年已83岁高龄,然而思维敏捷,思路清晰。谈到刘老师闲暇之余写的《七绝百首》,他让儿子拿出一沓装订好的打印纸。翻开,一页一页都是他最近写的诗,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些竟然是他应刘老师
《七绝百首》和出的一百首诗!果然是知音!
    陈老师让儿子当场读第一页上半部分的五首诗给大家听,并解释说,刘老师诗歌的总特点,他用
这五首诗来概括为五方面:一是善于用形象说理,二是善于运用典故含蓄不尽……刘老师坐在陈老师身旁静静地听完,深表赞同,说到第一点,刘老师深有感触,说他去年八十岁生日时,写了一诗,初时,感觉有两句太过抽象,后来多次斟酌字句,使之形象化,于是成一首《八十自寿》,说着,他当场读给我们听:“晋字唐诗寄意深,京腔韵味渐清醇。三分胸次共一乐,家住阳春白雪村。”刘老师说他退休后,有三大爱好:练书法、写诗歌、听京剧。这三项爱好,让他生活过得很充实。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陈老师以诗评价刘老师的诗
(因为打字人之误,照片第3首诗中“话”应为“画”,“加”应为“佳”;第5首中“溶”应为“融”。)
 

    陈老师家朴素的客厅内,南墙和北墙上,各挂一幅他写的书法作品,北墙上这幅是大家都熟知的《礼记 中庸》中的一则:“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南墙则是国学大师王国维著名的美学著作《人间词话》里那段更著名的“人生追求三境界”说,巧合的是,刘老师家客厅东墙上那幅书法作品也是这个内容。王国维先生借宋词名句提炼出的这一著名学说,是中国千百万知识分子共同的人生轨迹的生动写照。
        陈老师这两幅书法,字体明显受到启功先生的“启体”风格影响,当我问及此事时,陈老师说他竟然就是启功先生的学生,简直太幸福了!能进中国师范教育最高学府北京师大,而且能入得启功先生门下受教,这于喜爱国学和艺术的人来说,简直是人生莫大之幸!启功先生乃是一代国学大师,擅金石鉴赏,精于治印,曾任著名的西泠印社社长,他书画俱佳,尤其书法,他自成一派,开创的启功体书法,瘦劲疏朗,清秀俊逸,有仙风道骨之态,是我最为钟情的书体,二十多年前痴迷书法时,在邢台师专图书馆第一次见到他的书画作品集,就被深深迷住了。我遍寻邢台和石家庄各书店还有地摊书市,竟不得先生一本书法字帖,后来才知道,启功先生人品高尚,远离商业,几乎从不出版书画集售卖,图书馆里那本书,还是好友辑录他的书画后出版的。我只好去央求图书馆馆长,特许借出此书,拿到外面复印一本,
记得花费了五六十元,远远高出书的定价一倍。从此揣摩欣赏,品咂玩味,深受影响。这本复印的书,至今还放在我的书橱珍藏。
    陈老师师从启功先生学习古典文学,亲聆先生教诲,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一进门,观陈老师面相,温和亲切,清逸优雅,便觉有启功先生气味;再看其书法,也得启体神韵一二,莫不是受了先生的影响所致?可惜,我高考败北,未能如愿进京,在大学时代失去了向中国最有学问的大师学习的绝好机会。人生某个阶段的错误,要靠后面多少年来弥补了,这就是先天受教育不足啊。想起就惭愧汗颜,只能努力了!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陈老师书法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刘老师家客厅书法(非刘老师手书)

二 

    我听着,思考着,他们这代文化人、教育人,还传承着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品质,学识人品俱佳者甚多。在语文教育工作者当中,很多老前辈文学功底甚至国学功底非常扎实,而且知识渊博,学养深厚,为我们后辈所望尘莫及。今天,我以及一代又一代越来越多的语文老师,从小受的教育跟陈、刘前辈们那个时代差异巨大。我们上学时代,所见所闻,已经被政治污染深重,很多优秀的经典文化被禁被封,传承千年的蒙学经典教材,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学习就更无从谈起。所以,在我们人生最黄金的童年至青少年时期,没能去大量记诵最有人生营养的经典著作,没有打下坚实的传统文化根底。取而代之的,是很多经过教育上层统治者授意而编辑加工改造的水分很大的白话文,这些文章,客气点说,明白如话,不客气地说,比起经典古诗文,则如大白话,淡而无味,读后毫无余味可回味。尤其多年以后,当我们毕业了,工作了,拿起笔,从事文化教育新闻等文字工作后,当写文章遇到文笔滞涩时,词穷语塞时,再回想起来,那些从小学到高中十二年下来学过的数以百计的现代文,没有几篇几首能让人念念不忘、铭刻于心的,没有几篇能给我们遣词造句作典范之用的,倒是那些文言名篇,经典诗词,语言含蓄凝练,措辞推敲考究,音韵朗朗上口,文道忧思深远,十几年几十年仍余音袅袅于耳畔,切切实实滋润着我们的文风与文德。这才是真正的千古文章,才是真正的中华经典。历史已经几百年几千年地证明了它的优秀,而近几十年来,只凭某些上层人的长官意志,就否定它,封杀它,禁止流传,禁止“毒害”青少年,而换做另一种意识形态来控制教育,来给青少年洗脑,来主导一代又一代人的命运走向,我们这个民族的优秀文化无法传承,我们始终站在历史虚无主义的悬空山上,浅薄无知地发展着。走到一定阶段,我们必然走到道德的断崖边,再不停下脚步反思来时路,就只能掉下悬崖,粉身碎骨了。
       我们今天这些语文老师,有多少人还能如八九十岁以上那一代健在的和故去教育人士和文化学者那种忧思深广的情怀?我们今天,被物质文明所迷,陶醉于现代科技所带来的声色享受,物质生活是丰富了,但是,精神底蕴,远远赶不上更老一代知识分子了,所以,我们常常空虚,迷茫,在吃饱喝足之后感到活着没意思,我们有文凭的老师们尚且如此,更遑论其他社会群体了。我们做老师的,自己尚且找不到精神支柱和心灵归依,怎能给师从我们的一代又一代孩子们以良好影响呢?
    人类是前仆后继地前行的,传承与发展,淘汰与更新,是永恒的主题,关键是,什么值得传承,什么需要传承。我们老师,该让学生们传承什么,发展什么,这个方向性的问题搞不清楚,我们的教育,就是盲目的。我们要学会经常跳出自己所处的时代看待自己的工作和责任,才能
无愧于事业,无悔于灵魂,无憾于历史。

2016年2月17日凌晨2:00


(写到最后,思绪纷乱,跑题甚远,暂存,再续改)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2)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与刘孔二贤师合影,中间为刘增印老师,左为邢台市著名特级教师、中考命题专家、冀教版初中语文教材主要编者孔令凯
 
    昨天上午,忽接孔令凯老师电话邀约,问今天是否有时间,想约我一起去拜望刘增印老师。
刘增印老师乃是我市著名特级教师,一代名师,拜谒学习刘老,是我许久之夙愿。我1989年入高中,遗憾学不逢时,未能入刘老师麾下受教,实为人生憾事!唯一一次,记得是高三,在学校大礼堂,听刘老师给高三全体同学开过一次复习讲座,知识要点,梳理归纳,提纲挈领,思路清晰,才知名师果然不虚。高中三年,不遇良师,拒绝听课,全凭自学,开辟语文学习“第二战场”,挽救了我的语文,总算没有大滑坡。任中毕业以来二十三年,至今没见过刘老,虽数次欲登门拜望,然心有愿,终未成行。今恰逢孔师邀约,此等美事,求之不得,岂能不去!于是欣然应允。
    上午九时半,孔老师自邢而来,约定地点,我接了他,先送到刘老楼下。我还有拜年事需走一趟,于是离去。十一时从乡下回来,去往书香园刘老家。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门开处,刘老师立于门口,亲自迎候。他高大清瘦,发如雪,面带笑容,精神矍铄——此等面貌风骨,谁能想到他已82岁高龄!虽然素来陌生,然而一见如故,于是赶紧伸手相握。进门,按照我地风俗,先下跪拜年,自是不能少的。刘老师赶紧扶我起身,往客厅正中的沙发上让。
     刘老师1960年参加工作,迄今55年余,生活简约,淡泊名利,不与人争,痴心教育。毕生所思所想,从未离开过语文与母语事,所以,不喜与人谈论吃喝拉撒杂事,我之好恶,心有戚戚。及今相逢,文人见文人,别无他事,出口即是教育与文化。于是,宾主三人,相谈甚欢。我捧出剩下的唯一一份我们的特色台历和《花开的声音》相赠,并请刘老师批评。刘老师接过来,看得一时兴起,说也送我一本书,起身到另一书房去,我和孔老师跟了去。刘老师取下2011年新出版的《语珠三百串》,坐于靠南窗的桌台前,问该怎么称呼,孔老师随口说:“就写同学吧。”刘老便在扉页上写下“侯晨雨同学惠存”。这个称呼很好,孔老师大我11岁,是刘老上世纪1978年调进任中的第一批学生,孔老师的才学已堪为我师,在刘老面前,我更应该一辈子做学生了。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刘老师古诗文造诣很深,擅长写诗,平时所遇人事景物,有感即赋诗以记。他去年搜集多年来所写,辑录成一本打印小册子,命名为《七绝百首》,也拿来送我一册。顺便又送我一页《邢州湖赋》,这篇赋文是为县城西牛尾河畔去年新开挖的一片人工湖所命制之作,刘老撰文,邢台知名书法家、原邢台书协主席、已故著名书法家马良辰老先生之子马善双书丹。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刘老师谦虚随和,没有丝毫长者的高慢和架子,而且他两位在家的女儿又都是语文老师,于是气氛融洽,无拘无束。我站起身四处走动,抬头墙上就是几幅赏心悦目的书法。客厅正墙上左侧一幅书法,一副大字对联“能种德者为之福,会读书人即是仙”,赠送者深知刘老志趣,此一联正合眼前这位长者风范。客厅西墙正坐上方,是我县名士、目前任河北省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的李剑方先生的行书墨宝。餐厅西墙一幅刘老师自书毛笔小楷,陈寿为诸葛亮作传的《隆中对》文。书房书橱木扇板上,还有两幅刘老师手书的行楷字,一幅是中国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先生补曹雪芹当年作诗未成留下残句而后续之诗,诗曰:“唾壶崩剥慨当慷,月荻江枫满画堂。红粉真堪传栩栩,渌尊那靳感茫茫。西轩鼓板心犹壮,北浦琵琶韵未荒。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另一幅是刘老自己的《语珠三百串》书中片段。刘老师的小楷与行书,均清瘦隽秀,刚劲带柔,风骨铮铮,卓尔不群,神情风貌,一如其人。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刘老师毕生在语文方面的探索,据他自己所说,他重视语文学习规律的归纳总结,他善于把知识梳理成系统,总结出规律,一串一串地让学生掌握;他尤其擅长古文教学,多有心得。在教育教学以及学术研究上,他几十年如一日,留心搜集整理成语以及俗语、谚语、歇后语等中国民间语言的精华,先后出版了《成语韵读》和《语珠三百串》,也零零散散发表过一些论文,但是,遗憾的是,在语文教育教学上,没有留下更多更厚实的理论总结专著。当我提到这一点,建议他把自己的教育教学所得写成书让更多的后来人受益的时候,刘老嗟叹遗憾,说刚退休那几年,不该出去任教的,该坐下来把教学所得总结一下,写点东西。而今,他已82岁高龄,虽然身体硬朗,但是去年以来,视力下降厉害,再看不得书了,问医检查,尚无办法解决。这是学术之遗憾,但愿刘老师能静心涵养身体,视力早日好起来,再拾掇岁月,重启笔力,给渴望学习他教育思想的我等教育界后生们再续精彩著作。
    所以,刘老师的经历也提醒各位有志于语文教育的老师,在我们年富力强的岁月里,除了教学,一定不要忘记经常把自己的教学所得所悟及时记录整理总结,形成文字留下来,不要等年岁渐长力不从心之时留遗憾;日常有所得务必不要常常拖延,拖到记忆模糊、灵感消失之时,珠玉无光,遍寻无迹,那将是多么遗憾的事啊!做学问,要细心,要留心,更要勤奋,要及时。
2016年2月11日晚记之,2月12日上午续完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后记】刘增印老师新作《语珠三百串》简介
    这本书的内容,前几年
曾在《牛城晚报》(《邢台日报》?具体忘了)开专栏连载。此书的编写体例类似于我国古代蒙学经典著作《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以四字一韵、四个成语一组的方式,排列下去;一组四字韵语,就是一首古诗,合辙押韵,朗朗上口,易记易诵,特别适合小学生和中学生日常记诵和积累知识。
         这本书,比之早些年那本《成语韵读》,内容大大丰富和拓宽了。尤其让我感到新颖和独到的是,每组韵语后面配合的一段短文解说,既帮助大家理解四字韵语,又把韵语所隐含的内容拓宽加深,其中包含的内容,非常丰富,历史故事,政治军事,文学经典,名人轶事……俯拾皆是,包罗万象。
       一本在手,日日捧读,丰富学识,陶冶情操,不啻为生活一大乐事,还能在熏陶渐染中不知不觉帮助自己锤炼文字,提高语言表达能力,如此之好,不亦乐乎!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丙申正月初四访师记胜(1)


   说明:此文在QQ空间和新浪博客发布后,有网友问如何购买此书,现予以答复:
    此书全文308页,定价35元,已经出版四年,因印数不多,目前书店已无售。我联系了刘增印老师,他手里尚有存书,经同意,这里为老人家代售。凡外地购买的,优惠价每本30元,快递费根据距离远近另加实收,一般是每单10元;距离非常远的每单12-15元不等。
    如需购买,请加我微信hou740615联系。

张家口、内蒙自驾旅行散记

       暑假一直忙活了一个半月,严重透支,实在太累了,想彻底放松一下,于是,决定去草原看看。

最初设计的行程是:张家口—-呼和浩特—-包头—–延安—–西安—–邢台,大约3000公里。走到张家口,网上搜到北京一网友的内蒙古自驾游攻略,图文并茂,详细实在,感觉很好;再者,草原早就是我梦中以求的地方。思来想去,还是去草原吧,于是,中途改道,一路北行。
2015年8月26日,G5京昆高速。人活着,不能停止行走,身体或灵魂,总有一个要在路上。清空心情,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与跳动的心为伍,心若在,梦就在,且走且歌。
       G95张涿高速公路。群山苍茫,易水萧萧,老鸦啼秋,天地启我魂灵,山水润我胸怀,怎一个赞字了得!
图片

图片
 

 
2015年8月28日,张北县草原天路。风车乌拉乌拉地转,汽车一辆辆呼啸着,北京天津的,山东河北的,辽宁内蒙的,车来车往,上坡下坡,像掠过山头又静静远去的云,我们都是过客。
图片

图片
 
图片
 

  有谁到了这里还想走呢?有谁到了这里还有功名利禄之心呢?山上山下的人,无论多么高贵或是卑微,面对这不言的山川,都抑制不住心底里那颗狂放不羁的童心复苏,于是,忘情地吼叫着,笑闹着。肆无忌惮地释放激情,是人对山川最好的赞歌。

风景随机拍摄,非专业人士。是天地之美为美,非我刻意能为之也!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2015年8月29日,去往多伦县途中。又忍不住停下来,塞外的轻风,推着白云爬过山头,长空里,一群黑鹤在头顶盘旋着,越盘越高,直与云齐,嘎嘎嘎地长啸,集体跳着古老神秘的舞蹈,好似举行一种庄严的仪式。鸟有鸟语,我当然不解,但是,从那翩然的舞姿中,我仿佛读出了它们对自由与梦想的向往。
我不想走了!就让我从此忘记世事,留下来,守着牛和羊,听马嘶长空,听鸦叹夕阳,终了一生吧。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2015年8月30日,G207国道,去往锡林浩特。越往北走,天地越壮阔。八月底的草原,秋色深沉,草枯马肥,四野沉寂,天与地,云与山,就在你眼皮底下,恣意地亲近着。
一条蜿蜒的青柏油路,延伸的是你驰骋自由的心,或疾或缓,任意而行。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2015年8月30日,下午,锡林浩特城市广场。几天来,走过内蒙几个城,让我惊异的是,每个小城,竟然都如此干净,清新,安静,精致,干净得一尘不染,清新得仿佛置身于江南水乡,安静得如熟睡的婴儿,精致得如美人不加雕饰的五官。太仆寺旗,正兰旗,克什克腾旗,还有眼前这座锡林浩特城,如一粒粒散布在大草原上的珍珠,晶莹剔透,一扫我多年来对大西北黄沙遍地的错误印象。我记住了,那些美胜江南的精致小城,从此,它们成为我生命旅程中美丽的梦。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2015年8月31日,早7:30从内蒙古克什克腾旗出发,上午疾驰于草原沙漠,下午穿越张家口至涿州段26个大大小小的隧道,晚上驰骋在京昆高速保定到邢台段,或风雨交加,或晚霞落日,一路狂奔,景色变幻,如跨越了一段绚烂的人生路。1000公里行程,中间午饭与晚饭各休一小时,子夜11:20到家。人生四十,尚有年少轻狂气,如何能辜负这岁月如歌!必得奋进,不枉百年。
图片
 图片

 

 
人回来了,心却还在,驰骋草原,从此与它,相守相伴,到永远。
——这辈子再也回不来了!
 图片

想江南(诗)

夜深,静坐,穿梭在博客中的江南画图里。若远若近、小桥流水般轻妙的曲子流淌在心田,耳畔没有了日间喧嚣的尘杂之音,除了自己的心跳和远方的呼唤,我什么也没有,真好!瞬间,情感喷发,欲罢不能,写下几粒文字,聊以寄托对江南岁月的无尽思念。 


 
是谁,一次次拨动我愁肠百结的心弦?
是谁,一次次带我走进如梦如幻的烟水画卷?
是谁,轻轻唤醒我痴恋的昨宵春梦,
又挥手别离,越飘越远?
是谁,把昨天的一场细雨铭刻进我的骨髓,
化成我剪不断理还乱的每一个明天?

是唐风宋韵,还是伯虎枝山
是后主李煜,还是清照易安?
是玉楼春、蝶恋花,还是望海潮、临江仙?
是二十四桥寂寞的洞箫明月,还是枫桥画船的秋夜难眠


为什么,
每次想起你,
我就魂梦相牵,
情思缠绵?
为什么,
每次想起你,
我就泪雨纷纷,
愁思无边?
为什么,
每次想起你,
我就不知肉味,
寝食难安?

我是你风中招摇的一面酒旗,
我是你雨中脉脉撑着的一把花纸伞,
我是你河街两岸老屋上沉默的一片黛瓦,
我是你青箬笠绿蓑衣的艄公摇来摇去的一支桨帆,
我是你悠长小巷里一块酣睡千年的碧苔青石,
我是你古桥水畔厮守百代的一方雕花石板。

哦,江南,
我的江南!
我的肤,
我的发,
我的肉,
我的血,
我的前世,
我的来年!

我愿俯做你脚下一棵无名的小草,
生生世世,
 长依长伴。 

 

2015年4月10日凌晨1时32分

清明的思念

娘离开我们十三年了。
这十三年来,我数次拿起纸笔,后又敲动键盘,总以为自己写过那么多文章,应该能写出一篇纪念她的像样的文字。
然而,我发现我错了,一错就是十三年,直到现在!一次次写到半途,辄泪下如雨,不能为继!一次次总是写不成章,缀不成篇,而痛彻肺肝,情不能已!我现在似乎明白了一点儿,我写过多少文章,发过多少文章,关于娘的这篇文章,是最难写也最难完成的。因为,我渐渐发现,娘走了,但是,她的灵魂与精神,早已融入我的血脉,铸进我的灵魂,她覆盖了我整个的生活,我不能完成我的人生,就无法完成这篇大文章。我虽然读书求学十五六年,但是,遍数这些年对我能有些许影响的师长,至今没有一个人能超越娘。她从小对我习惯的培养,对我吃苦耐劳精神的塑造,她的勤勉持家,她的坚韧隐忍,都在天长日久的家庭生活中耳闻目睹地烙进我的血肉中。她虽然文化不高,但是她年轻时对于文学的热爱,熏陶渐染了幼年的我,她从我姥姥家传承的对文艺的喜好,都深深地塑造了我的魂灵……所有这些,是任何一个老师都无法企及的。如果说,我生在一个山药蛋一样不起眼而落后闭塞的小村庄还不至于昏昏然成为一个庸人,乃至后来能奋斗不息到今天还有点出息的话,全仰赖她的教育与影响。
娘走后,我曾多次跟父亲和内弟总结娘的一生,我说,咱家老辈儿是贫农,世代都是干农活的粗人出身,我娘来到后,彻底改变了咱家的精神面貌,娘这一辈子,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娘是这个家庭的精神建设者。
想想,娘在世时,对我寄托尤深,而我学无大成,业也平庸,孝更未尽,她就弃我们而去。她劳苦一生,倔强自强,坚韧隐忍,累一个人扛,罪一个人受,种了那么多地,田间劳作父亲很少替她分担。劳苦一生,最后还受病魔折磨近一年。来也苦,去也苦,天地命运如此弄人!
十三年前,我年少无能,尽孝不够,更无力挽留她日益消逝的生命。人生还有比眼睁睁看着亲人形消神殒而无能为力更痛苦的吗?娘走了,我常常坐着一个人发会儿呆,也常常看着跟我年纪相仿的人有娘可叫有娘可孝而痴痴眼羡。
梦里泪湿衣枕,醒来家园空空。回到乡下老家,忽然推开老屋的大门,满院的梧桐花落了一地,寂然无声,而那个当年种树的人,已经永远离我而去了!
娘,你回来吧!
 2015年4月4日夜23时许

23年后再聚首,赋文一篇

【前言】昨天下午至晚上,我任中高中文科73班老同学34人齐聚任城东永强饭店,大家团聚在班主任苗西均老师身边,开怀畅饮,纵情欢笑,场面感人。这是毕业23年后第一次大聚会。昨晚散后,几位意兴未尽的老同学在群里相继发聚会照片,有人点名要我写点什么。其实,不点我也会留几笔文字的。于是,今天下午,聚情于笔端,发于下——

岁在乙未,时逢五意,一元复始,春回大地。是日向晚时分,四方辐辏,群友咸集,会于任城之永强饭店。

兄弟相逢,姐妹团聚,众欢喧哗,一堂济济。席间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先敬我师,后次友序。白酒红酒,其浓皆是岁月沉淀;荤菜素菜,其香总是情之所依。前者呼,后者应,人声鼎沸,诸友尽情抒怀;你走来,他过去,轮番转座,此时开怀畅叙。杯酒虽小,情谊乃大;菜肴非贵,友心无价。

呜呼!白驹过隙,三十四位风华正茂人,人到中年;时光荏苒,二十三年弹指一挥间,匆匆逝去。一别廿三载,阅尽人间脸色,方觉真情可贵;彼时任中景,不随流水岁月,仍然铭刻心底。寒来暑往,世间风霜,改变你我容颜;春去秋来,人事扰攘,不变诸君旧谊。

喜哉,各位事业有成,风华正当时运;叹哉,青丝间杂白发,催人不饶不依。时过境迁,多少繁华落尽;情随事移,总有不离不弃。青葱已远,少年难再,知以往不可控,唯来年方可追。

嗟乎!天高地远,一众皆是红尘过客;宇宙之大,你我不过尘埃一粒。在世则壮怀激烈,长啸高歌,昂扬意气,奋发踔厉,上不愧于父母,下不怍于儿孙,当此自立于世,方为男儿真身。巾帼不让须眉,百年修身修心,外饰粉黛,巧笑嫣然,内蓄诗书,吐气若兰;教化儿女,扶助贤婿,宜兴家室,恩荫后世,成就慈母之任,方为女人极致。

汤汤江海,浩浩天地,时光悠悠,杨柳依依。缘来曾经相聚,缘去倏忽无迹,欢聚总恨时短,散后各奔东西。来也匆匆,去也轻轻,百年一瞬,即成人生。

昨夜嬉闹犹在耳,此时静坐独念思。请君长忆好时光,来年再聚总有时。祈我师福寿得永康,愿诸君幸福以祺祥!

初六午后,回味相逢,昨日历历,情不能已,是为记。

 任中73一微尘   侯晨雨

侯老师人生碎想录(11):志向与梦想

(一)
无志者不可与言志。
你言志,他言利。言志者,所思在将来,在远方,在人在情不苟且;言利者,所思唯当下,唯眼前,见物见财不见人。
你言志,他笑你痴呆;他言利,你笑他鄙俗。隔膜深重,互不能通,非同志,言志何益?
(二)

      不在拼搏中站起来,就在生活中倒下去。在生活这坛大染缸中,多少年轻的梦想,以激情澎湃拉开序幕,用平庸沦陷沉闷演出,在悄无声息里溘然长眠!多少年轻的梦想,从青丝里生成,在白发未来时寿终。       

       年轻人,切莫炫耀你的年轻,当任性与得意忘形左右了你,你的梦想比你的身体早近临终。

钟磬入我心

    “苍苍竹林寺,杳杳钟声晚”“万籁此都寂,但余钟磬音”“岩扉松径长寂寥,唯有幽人自来去”……
    沿邢和公路逶迤西行十数里,虽未入太行深山,然一条龙脉巍然突起,横亘南北。邢和线一刀劈开大山,蜿蜒着伸向远方。
    是日午后,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初春暖阳,醺醺然早已让人忘记此时尚未过年。停车路北,一路
吟诵着唐诗宋韵,沿盘山小道向上,再向上,峰回路转,忽然疏林丛中,露出殿宇一角飞檐,黄瓦红墙,乃一小寺,旁有一塔,高拔云天,与山竞势直上。此处名曰圆通寺,背山而建,面川而踞,虽无盛名,却有气度。
    多年从邢台市内向西入深山,来来去去多少次,匆匆见得路牌标示,皆未拜谒此宝地。今偶得闲,来此寻幽思古。我不懂佛法,亦不通经文,更无六祖慧能之彻悟之慧根。然心魂敬仰之,意韵崇尚之,践行追慕之,便觉佛祖菩萨实在亲切贴心。佛藏深山乎?佛坐高堂乎?佛峨峨然高不可攀乎?幼时见佛,敬畏隔膜;青年见佛,浑然无视。而今中年,阅历人世曲折,体味人情冷薄,看过多少恩怨情仇,报应起于因,终于果,每入寺庙殿宇,倍感佛法教诲鞭辟入里,神圣不已。今谒此地,驻足山门,为一对联沉吟良久而默记:
    暮鼓晨钟惊醒世间名利客;
   经声佛号唤回苦海梦迷人。

晨起,偶感


人活到这岁数,忙碌又糊涂。日子像高速运行的火车,头也不抬地一路狂奔,任你可着劲儿追,也拉不住、跟不上它飞逝的步伐。


    一段日子,找不到自己。昨天手术还没出院,今天就被爱人揪出来帮她运送货物;昨天刚为一位逝去的亲人送完殡,今天就有一位乡亲特意找来让为他出生的孙子起名旺族;昨天刚送走琐碎平庸的日落,今天又迎来忙忙活活的朝阳……日子就在这种昨天和今天中被掠夺和屠杀,没有了昨天和今天,我的明天呢?难道这就是生活?难道这就是我要的生活?难道我的生命就要在这种“一地鸡毛”中被耗尽?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忘记自己。晨起,尚且有一刻安宁,静默,有感:


    岁月短又长,世事多扰攘。


    长河川不息,波平又兴浪。


    拨冗简行装,斩棘赶路忙。


    持恒守一念,知路在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