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最有价值的退稿信

今早起来,打开邮箱,期待的邮件终于有了回复,我扫了一眼,果然是它,这家全国非常有名的杂志!不禁一阵惊喜。

    点击开来,赞许的话语使我心潮翻动——终于有望在教辅以外的高水平杂志打开天地了,这是我这一年半以来期望而没时间付诸行动的,现在终于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尽管这份邮件给我一半欢喜一半忧,但是,毕竟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这就足够了,能不能发表,是次要的,因为有了第一步,接下来就有第二步,第三步,第N步。

 

    多年前,教学之余,我有点心得体会,偶尔给教辅报刊写几篇小稿子,1999、2000年前后发表过十几篇,当时并没有把写教辅稿子当回事,因为我感觉教辅稿子不过是静态的教学研究,不过是鸡零狗碎的小经验,即使发表一百篇一千篇文章,至多不过得几个钱,至多不过对别人炫耀时可以说自己发表了多少篇什么文章,其实不过是匠气十足的知识点贩卖而已,终究成不了大气候,是根本无法进入到教育家境界去的。因此,我的主要精力,还在于搞动态的教育研究,研究人,研究班级管理,研究课堂,尽管是很盲目的,尽管在黑暗中摸索,但是,我庆幸自己没有在教育的最初就陷到匠气十足的教辅写手里来,因为有那么多年的教育探索,我站得更高,视野更开阔了。

    后来,因为窝在家乡感觉苦闷,看不到教育的出路,为了寻找教育理想,我走了出去,这一去便是三年。漂泊归来,家庭崩溃了,这给了我很大的打击。

    反复想想,这么多年,为了寻找大理想,几乎荒芜了家庭!她——一个女人,而且是比我小好几岁又喜欢享受的女人,在这个世俗的社会时代,如何能受得了清贫,如何能受得了物质的诱惑。而我,原来一心为了奋斗理想,很鄙视金钱,感觉追求金钱是很庸俗的事,现在,离婚,给了我很大的打击,没有钱,女人是不愿意跟你生活的,现在这个时代,有几个女人愿意理解一个只有事业和理想,而不懂得金钱重要的男人?!

    从06年暑假开始,从我感觉到经济压力和家庭危机向头上的阴云笼罩的时候,我决定进入原来很看不上眼的教辅圈子,尽管我原来就知道写教辅能挣钱,尽管写教辅类文章也还是我的爱好,但我感觉进入这样一个圈子还是很功利的事情。唉!没办法了,人活着需要钱来解决很多事!我决定大规模写教辅文章了——半为小兴趣,半为“稻粱谋”。

    但在我心里,还是很不能接受写教辅。看看写教辅的老师,被称为“写手”,心里很不舒服,“写手”,说白了,很多就是“匠气”十足的,而于我,最忍受不了教育者的“匠气”。

    这一年半来,目睹了圈子里很多老师水平的粗劣和人格的丑陋,也感受了很多编辑专业水平的粗糙,我很担忧,也曾公开不点名地严厉指责过一些人,因此得罪于人,某编辑甚至怀疑我是影射她而把我的QQ号打入黑名单,但这都不能阻止我思考和忧虑这个圈子的前景和被编进报刊的文章质量。因为,我曾亲身经历和看到——

   有的老师,水平真不敢说高,但凭着他(她)在圈子里的吵闹与掺和,竟然到处都能搞到约稿,而且俨然成了所谓“高手”“大师”,他(她)也凭着混脸熟搞来的一些什么省级国家级课题和一些所谓的论文,还有别的我不知道的手段和本领,一次次评上市级省级甚至国家级优秀教师,学科带头人,或者高级教师什么的,总之,称号闪闪发光,而且产生了连锁反应,闪闪发光的称号拿出来或示人,或评比,于是赢得了更多更大头衔的称号。而我读过他(她)的某篇所谓论文,有的不知所云,有的整些晕天雾罩的名词儿,不知道是想用来吓唬谁!

    有的老师,连常用字还写不对念不准,连课文的基本知识点还搞不懂,连语文的常识性问题还不清楚,不知道是谁介绍还是他(她)误打误撞,竟也跌跌撞撞进来了,而且有了一次发表就有第二次,反正很多年轻的教辅编辑也不熟悉教材,也没教学经验,好糊弄,就糊弄吧,怎么还不能糊弄几个钱!于是,他就混,竟然还能混下去,而且还混得很好!大概只有在中国目前教辅市场秩序混乱的情况下,才能出现这样的“怪现状”吧?!

    还有的老师,我不知道他(她)在课堂上是如何满口仁义道德的,总之,在圈子里,他(她)可以满口胡言,他(她)可以吹嘘连天,他(她)甚至破口大骂……自己还没修养好,就去教育学生,还一副文化人的样子在写文章,唉!可怜。

    更可怕的,也是我最担心的是,因为网络的便利,有很多非常年轻的老师,刚参加教育没多久,就加入这个整天忙忙活活实际除了钱再没多少其他收获的圈子里来了。要知道,他们刚进入教育岗位,最需要的,不是立马能拿到多少现金,而是为将来能成长得大气些而多搞些教育研究,研究怎样把课上精彩,多研究学生成长的规律,多研读些教育理论著作,多揣摩体会些名师的课堂,还有,多写些教育随笔或日记,等等,这是为将来久远的可持续发展奠基的啊。可是,可惜的是,他们早早进入了这个圈子,被这家和那家的稿子所累,时间被琐碎地夺占,他们成长的脚步被绊住了,很难走得远了!

    我很不愿意掺和在他们中间,总想着有一天跳出这个俗气的圈子。

    于是,我决定向真正有文化含量的报刊迈进。

    上半年曾试探着向《读者》投了一稿,没有被录用,不知道原因。

    时间推进到2007年12月30日,马上一年又过去了,我进军教辅外报刊的愿望仍还是个愿望,我坐不住了,手头的教辅稿子写不下去。干脆,暂停两天,写自己喜欢的文章。

    于是,30日晚上,熬到夜里3点半,终于写出了一篇比较满意的文章。31日上午,修改了一下,就发出去了。

   文章是给《演讲与口才》成人版的,我买来08年第一期的,因为比较熟悉杂志风格,就只简单读了两篇,看了栏目特征。

    文章是总结反思央视主持人07年口误的,搜集了很多材料,最后只选定了5个事例,题为《央视名嘴儿:他们为何屡屡遭“炮轰”?》,我从杂志上找到编辑部主任胡明波老师的邮箱,发了去。

    今天上午就收到了胡老师的邮件回复:

   
侯晨雨老师:

       您好!

       感谢您对我刊的大力支持!

      大作我已经拜读,形式和内容是符合我刊关注范围的,并且您的语言风格与我刊风格是契合的,但是大作内容太过陈旧,且您关注的这些事件,我刊均已做过关注,故大作恕难刊用,抱歉,抱歉!

      另,您提到的抄袭问题,我已经转告给了姚编辑及我刊副主编,感谢您提供的这个消息,我们杂志会认真追查该文作者的责任的.

     您的语言风格与我刊很相符,并且从您的博客中,看您的人生经历,我也是很钦佩的,希望能和您有更多的交流和沟通,并渴望得到您更多的支持!

     您的博客地址我已经保存,我现在还没有开博,不过我会尽快开一个博客的.

     祝您工作愉快,文丰笔畅! 

 

    尽管没有被采用,我还是很高兴,毕竟,文章能上到这样一个平台的高度,我有信心了。而且,胡老师还诚挚地发来了约稿信,而且,今天一上QQ,胡老师就来加我的号码,这是多大的信任!

    我要慢慢脱离僵化庸俗的教辅圈子,这后半生写点有价值的文章,争取不给历史制造文化垃圾,最起码作为一个良知尚未泯灭的知识分子,少给历史制造垃圾,少写些唯利是求、误人子弟的教辅文章,我还是能做到的,如此,于死无憾矣。

 

    有感,邋邋遢遢涂抹了很多话,不知道又会得罪哪些老师和哪些编辑,但是,我不怕,尽管这对我个人的利益没好处,尽管有些人看了心里会发虚,我还是决定写下来,因为,这个世界,不能没有真声音。

谈谈如何命好一份试题

谈谈如何命好一份试题


◇余蕾


 我一直提倡老师要做到“四会”:会上课,会读书,会写文章,会命试题。我认为这是老师的基本功,缺一不可。


当老师就免不了要命题,但命“好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选用陈题,改装陈题,组合陈题,只能算“拼题”,严格地说,还不能算作自己的“命题”,更不能称为好题。这里我想谈谈我对命题的一点看法。


命题大致分为两类,一为科学型,一为经验型。科学型命题要求过于专业,要建立题库,要有数据统计分析,要经过测量等。目前中考,甚至高考,一直都是采用的经验型命题,我市正在着手研究科学型命题。但在一个较长时期内,尤其在平时的考试、测验中,我们仍将采用经验型命题。当然,经验型命题中也应不断地加入科学的成分。


根据我多年命题的体会,我认为,命好一份试题,必须做到以下几点。


一、确定题点。考哪些点,是命题者首先要考虑的最重要的问题,必须精心安排,不能随心所欲,不同类型的考试有不同的点,不同考次的考试有不同的点。不能无目的地“凑点”,所有确定的点,都必须在课标中找到根据。一张试卷上,点的分布必须均匀,一个点的考题在一张试卷中不能多次重复。不同的点根据其特点,可有不同的呈现方式,可以通过不同的题型进行考查,或考记忆,或考比较,或考运用,或考迁移,或考操作,或考创新……。这样,所有该考的点,才能分出轻重缓急,不致因过多交叉而影响全卷的比重失调。我以为,一张高水平的试卷,其布点犹如布兵列阵,车马炮,相士兵,比例合理,梯队分明,彼此呼应,各司其职。


二、把好尺度。这里主要说的是试题的难度,难度合理科学,自然就有了正常的区分度。难度要根据考试的性质确定。一般说来,平时的检测性考试,难度应低于总结性考试;水平考试的难度应低于选拔考试。现在的中考,属学业考试,但同时有选拔的功能。平时检测性考试的难度的确定,还必须考虑到教学实际,遵循循序渐进的原则。在正常情况下,一张试卷,如果有30%以上的题目无人动笔,则这张试卷便应视为废卷;如果某道题只有30%以下的人得分,则这道题便应视为废题。老师们一般出的是单元考试、期中期末考试题,其难度不应过大,易、中、难题的比例一般可按532控制,学校不同,学科不同,可灵活掌握。理科比文科的难度通常会略大一些。作为备考的适应性的试题,其难度会更大一些,这要参考有关考试所发布的信息。难题绝不是偏题、怪题、“超标”题。难,应体现在综合运用上。容易题也不能理解为送分题,易题也可以出得活与巧。


三、选好题型。形式应为内容服务,题型必须有利于内容的考查。在频繁的考试实践中,各个学科都出现了五花八门的考试题型,不少题型经过检验,得到师生的认同,我们可以根据需要筛选梳理,灵活选用。主、客观题型的比例要适当。主观题要有明确的指令,要有答题要求和答题指向,甚至规定答案字数,必要时可做提示示范,不要造成理解错误而影响表达。客观题,尤其是提供选项的客观题,题干文字要简洁,供选答案不能拼凑,错误选项也应有干扰作用,不要给人以“胡说八道”的“硬编”的感觉,但不能“弯弯绕”,故弄玄虚。现在各学科都十分重视联系生活的拓展延伸题,这种试题更应选好题型。题型要有利于学生的个性张扬和创新。题型不能过于死板,要给学生留下施展的空间。我们提倡题型的新、巧、活,但不主张把题型整得玄、怪、偏。


四、规范表述。题目的文字表述必须规范,要清楚、明了、简洁、准确。绝不允许使用含糊其辞、模棱两可的语言。有时,在估计会出现误解和忽略的地方,还可标上着重号,以作强调。除了文字表述,符号和字号的使用也必须规范,前后统一。  


五、设计卷面。卷面力求字迹清晰、排版整齐美观。题目之间的距离要疏密有致,切忌排得松散和拥挤。绘图要大小适中。答题处要留下足够的空间。题首要注明考试类别、科目、考试时限、卷面页数和总分;分题要标出题分;每页下边要标明页码。试题和答卷分开时,特别要对准题号。一道题最好不要转页排版。为了体现试卷的人文性,试卷上已出现了一些鼓励和提示的话语,甚至出现了简笔插图,这是一个进步,要以不影响读题、答题为原则,切忌过烂过多。

著名青年语文特级教师成长关键词点击

      怎样才能成长为一个优秀的语文教师?刚走上教育岗位的学生带着困惑来问我,我是青年教师,也需要成长,也一直关注着那些优秀教师。国庆期间我又通读了历年《中学语文教学》等杂志介绍的全国知名青年特级教师的成长经历,发现了潜藏在他们生命历程中的几个关键词,拿来和同仁们分享:
       关键词之一:读书
       语文教师大部分不读书,这是不争的现实。我说的“书”,当然既不是课本、教参和习题集,那很可能只是某些教师贩卖的商品;也不是为文凭的应考书,那多是速朽玩意儿。我这样一说,有老师会立马跳出来愤愤不平,找出N种理由来为自己不读书开脱。但不管怎样,这里还有一个不争的事实,那些特级教师也是人,面临过并仍面临着和我们一样的现实问题,很多人的成长环境甚至比我们还差,但却没有一个不博览群书的,没有一个不以嗜读为乐的。
       在这方面,年轻的高级教师、全国赛课多次获特等、一等奖的史建筑的感受很能说明问题:“我近乎苛刻地规定着自己每天的阅读量和写作量,起初极不适应,自己经常和自己打架,后来竟磨合得非常默契,到了欲罢不能的地步。单是2005上半年就读完了季羡林、冯友兰、李泽厚、周国平、沈致远、朱永新、肖川、海德格尔等人的十几本书。”人都是有惰性的,关键就看你怎么克服它,史老师无疑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优秀教师都有着非常的读书情结。著名特级教师程红兵“文史哲样样爱看,唯独不爱看教参书”;以勤奋著称的清华附中特级教师、首都师大兼职硕士生导师赵谦翔说他“所能做的只是笨鸟先飞,一个劲地飞,硬背《古文观止》,死扣《说文解字》,穷翻《辞源》《辞海》,朝朝暮暮沉浸在古今诗文的鉴赏里”;张家港高级中学校长、名师高万祥的书房“陈列着人类古今中外文明的思想精华,宛如一个拥有百万精兵的将军,而他的每一个‘士兵’,几乎都是人类的思想大师”。
       综观名师们的读书历程,愚以为,读书的意义,不仅仅在于知识的积累与更新,更重要的,它能使你思想常新,激情常在,不至于被世俗琐事所湮没,而能永葆一种新生的热望,战斗的姿态,这种精神建设的动力是任何金钱权力都无法给予的。正如我的导师、特级教师邓彤先生所说:“读书是语文教育的温床……语文教师的精神发育史决定了他的教学境界”,邓先生多次提醒我,业余提升自我最重要的方法就是读书。
       至于读哪些书,专家学者们大同小异的建议已经够多了,这里不再赘言,我首要想提倡的是一种习惯,一种意识,往大一点儿说,是一种生命形态。
因此,我强烈建议:有志于语文教育事业的老师们,来读书吧。
       关键词之二:写作
      “语文教师应当热爱写作”,这是南京市首批教授级特级教师、南京师大附中王栋生老师的话,也是千千万万名师们的心声。
       王老师一直爱写作,到中学工作后写过近百万字的教学杂记和工作随笔。他从1988年开始给报社写专栏杂文,十几年间发表了杂文随笔近两千篇,出过4本书,其中《中国人的人生观》与《中国人的用人术》出了台湾版,又被译成韩文,在汉城出版。他说,这些都是当初没想到的。他还说:“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杂文家,我是语文教师,写作仅仅是我的习惯而已。我喜欢写作,是因为我觉得每次写作都是一次发现,一次创造。同样,在我的作文教学中,我也把这种发现与创造的乐趣告诉学生。如果一位教师自己不爱写作,他的学生会爱写作吗?写作没有占用我多少时间,却给我的教学带来许多新的思路。因为毕竟写作需要发现,需要思想,需要锤炼语言,而这些正构成语文教师的基本素质。我的许多同事都公开发表过文学作品,在这一点上,他们都有同感。语文教师不会写,会不会被当作假冒伪劣?”
       作为一个普通教师,我也有同感,常有熟人、朋友甚至长辈,为文凭和职称来找我代写论文,每当此时,我就涌起一种无名的悲哀。我常想,教美术的会画画,教音乐的会唱歌,而今大多数语文老师竟写不成像样的文章,教师平时不动笔,作文课却能大谈“构思、技巧”,又怎能避“谈兵”之嫌?“春江水暖鸭先知”,一般地说,鸡是不可能从水中得到春消息的。
      “读”是“写”之源泉,“写”是“读”之升华,读写结合,成长的步履才会稳健。写作,应该成为语文老师的另一种生命形态。所以我要呼吁:语文老师,请拿起你的笔,下“水”!
       关键词之三:向学生学习
       很多同行都习惯于摆老师架子,做高高在上态,以为唯此才有老师的尊严,才能得尊重。事实并非如此,那些优秀教师的共同点之一就是亲近学生,向学生学习。
       江苏省首批名师、特级教师蔡明说:“我时刻关注着学生的需求与向往。学生提出提高阅读质量很困难,我就和学生一起研究阅读的特点、性质,总结规律、方法,写阅读方面的论文;学生提出作文水平难以提高,特别是相互之间的落差较大,我就与学生一起观察生活,体验生活、思考生活、表现生活,围绕作文进行课题研究,撰写文章。我的教学水平提高了,学生也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他常把自己萌生的教学思想的火花公布给学生,发动他们进行讨论,请他们给选定最佳方案,从学生身上受益很多。他的语文课实现了“生与生之间,师与生之间,敞开了心房,进行真情大碰撞”。教师在向学生学习中增长了实践本领,这就是“教学相长”,蔡老师即是很好的证明。
       经常深入学生的老师还会有这种感受:从学生身上得到的,绝不仅仅是在教学上。北大附中校长、特级教师程翔总结说:“多年的教学工作使我认识到好老师也是学生托起来的,没有学生的敦促,就没有教师的成长。……学生给我的启发影响不限于学习,在做人上,学生的优秀品质也值得教师学习。”
      “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是毛泽东同志关于群众工作的基本路线,是一条普遍的真理,对教育也同样适用。我们的“群众”就是学生,善于向学生学习,会加速老师的成长,所以,我们一定要树立教育教学的“群众观”。
       关键词之四:反思
       现在教育界都在提倡做学者型教师,做反思型教师。什么是反思?“民主教育”代表人李镇西老师诠释得非常好:
      “同样两个大学毕业生分到学校工作,同样兢兢业业地上班;三年后,其中一个无甚进步,最多就是所教学生考上了高一级学校,而另一位教师却硕果累累,什么原因呢?原因就在于,前者每一天的兢兢业业都是盲目而麻木地工作,他表面上工作了三年,其实只工作了一天,因为他每天都在重复昨天的故事,而后者则的的确确工作了三年,他每一天都带着一颗思考的大脑在工作。这就是我说的反思型教师。所谓反思,在我这里的语境里,不仅仅是‘想’,而是一种教育的状态,就是不断调整、改进、提升自己教育品质的行为。……具体的说,即‘四个不停’:不停地实践,不停地阅读,不停地思考,不停地写作。”
      李老师自身就是这方面的典范。从他刚参加工作带的“未来班”的教育浪漫主义尝试,到后来实施班级管理民主化的教育现实主义探索,再到后来提出“民主、科学、个性”的教育观踏上教育理想主义航程,二十多年的漫长征程,他扎扎实实地实践着“四个不停”,成就斐然。
       关键词之五:勤奋执著
       成长是向着同一个方向连续攀登、不断超越的过程,必经“艰难困苦”,方能“玉汝于成”,因此,要想成为一位优秀的语文教师,勤奋和执著,一个也不能少。
       全国中语会副理事长、著名特级教师陈军在回忆经历的《灯光赋》中写道:“寒亭的灯光我是一辈子也忘记不了的。我曾在灯光下背默民国期间出版的《辞海》上的词条……我曾在灯光下写出一篇篇关于经典课文的评论……大约写了两米来高的稿纸。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为自己当时的浸润化的写作而感到庆幸。当时是没有什么功利之想的,我只感到,一铺开稿纸就找到了生命飞翔的天空。夏天,屋子里没有空调,也没有电扇,我赤膊上阵,桌下一桶凉水,两脚插入其中,脖上披着湿毛巾,一座椅两架蚊烟,门窗紧闭,一切都在静寂之中,只有我思考的轮子在‘咔嚓’‘咔嚓’地响着……经过灯光的洗礼,我在课堂上总是清清爽爽的。”
       这种勤奋执著精神是每个成功者共有的。“立体教学”的创始人孙春成老师亦如此:“暑假,天气炎热,我则脖挂湿毛巾,身着短裤衩,反锁房门,挥汗笔耕;寒假大年初一下午就返校工作了”;特级教师孙汉洲卧病期间吊针一挂就是半天,“却利用挂水时间阅读教学资料。治病用了激素,夜里难以入眠,我就化弊为利,挑灯夜战,又一次研读了中学语文12册教材,做了3000多张读书卡片。等到不再需要打针吃药时,专著《中学实用修辞》已成初稿”;特级教师李震进修期间为了争得读书的时间,让管理员下班后把他锁在图书馆中……
       他们中很多人文凭起点并不高,程翔、韩军、陈军老师是师专毕业,李卫东、蔡明等是中师出身,而高万祥、徐敏南等老师高中毕业后回乡务农后来才做代课教师;很多人并非最初就有幸进入名校执教,蔡明老师毕业进的是苏北一所高考年年“剃光头”的乡中;还有的教育探索起步并不早,赵谦翔老师45岁才开始教改探索。是不懈的追求成就了他们的今天,在他们的人生舞台上,镌刻得最清晰的脚印就是勤奋,执著。
      关键词之六:学会做人
      这一点年轻教师尤其要重视,加强修养。有个性、有才能的年轻人很容易恃才傲物,容不得异见,听不进批评。自塞了完善自我、提高自我的渠道,就等于延长了成长的道路,做人不成功,事业也难有大成,这方面我有教训,所以我觉得,程翔老师的体会值得重视。
程老师认为,青年人有主见是完全应该的。坚持主见和虚心听取别人意见,二者之间并不矛盾,但他一开始不懂这个道理。他自己辛辛苦苦准备的课,被别人批评一番,接受不了,总想争辩几句。一位老教师告诫他:“别人提意见是对你好,不接受可以,但总要虚心听。你和他争辩,他以后就不会再给你提了。没人给提意见,你还能进步吗? ”这话令他深思,他反思说:“自我改造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能够在痛苦中磨练自己收获是多方面的。从那时开始,我严格要求自己,不仅要业务上进步,同时还要在为人处世上成熟起来。一个人真正的成功,不能单单是专业技术上的成功,还必须在做人上成功,一个教育工作者更应该全面发展。明白了这个道理,我就无论谁的意见也都听得进去。我觉得,我能在语文教学上取得一点成绩,与前辈的教导和同辈人的帮助分不开。我还体会到,人的‘自我免疫’能力是有差别的,当认识到自己这种能力欠缺的时候,就要特别注意借助外部条件来提高自己,以增强自觉意识。如果说我在思想认识上有进步的话,那就是外因对我的良好影响提高了我的自觉意识。”
       反思我们自己,我们常教育学生要谦虚,要勤学好问,但千万不要忘了我们自身,不要成了“于其身也,则耻师也”者之流,有必要再把先贤的两句名言温习一遍:“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转益多师是汝师”。

       蛹的成长,需要在黑暗的壳子里积蓄力量,默默坚忍,痛苦裂变,最后才能突破自我,羽化成蝶,翩然而飞。人亦然。
       教师成长是长跑,须有“韧”的精神,我想用著名特级教师肖家芸的文题作结与同仁们共勉:
      “默默生长,不言放弃。”


声明:个人原创,未经准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