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江南(诗)

夜深,静坐,穿梭在博客中的江南画图里。若远若近、小桥流水般轻妙的曲子流淌在心田,耳畔没有了日间喧嚣的尘杂之音,除了自己的心跳和远方的呼唤,我什么也没有,真好!瞬间,情感喷发,欲罢不能,写下几粒文字,聊以寄托对江南岁月的无尽思念。 


 
是谁,一次次拨动我愁肠百结的心弦?
是谁,一次次带我走进如梦如幻的烟水画卷?
是谁,轻轻唤醒我痴恋的昨宵春梦,
又挥手别离,越飘越远?
是谁,把昨天的一场细雨铭刻进我的骨髓,
化成我剪不断理还乱的每一个明天?

是唐风宋韵,还是伯虎枝山
是后主李煜,还是清照易安?
是玉楼春、蝶恋花,还是望海潮、临江仙?
是二十四桥寂寞的洞箫明月,还是枫桥画船的秋夜难眠


为什么,
每次想起你,
我就魂梦相牵,
情思缠绵?
为什么,
每次想起你,
我就泪雨纷纷,
愁思无边?
为什么,
每次想起你,
我就不知肉味,
寝食难安?

我是你风中招摇的一面酒旗,
我是你雨中脉脉撑着的一把花纸伞,
我是你河街两岸老屋上沉默的一片黛瓦,
我是你青箬笠绿蓑衣的艄公摇来摇去的一支桨帆,
我是你悠长小巷里一块酣睡千年的碧苔青石,
我是你古桥水畔厮守百代的一方雕花石板。

哦,江南,
我的江南!
我的肤,
我的发,
我的肉,
我的血,
我的前世,
我的来年!

我愿俯做你脚下一棵无名的小草,
生生世世,
 长依长伴。 

 

2015年4月10日凌晨1时32分

钟磬入我心

    “苍苍竹林寺,杳杳钟声晚”“万籁此都寂,但余钟磬音”“岩扉松径长寂寥,唯有幽人自来去”……
    沿邢和公路逶迤西行十数里,虽未入太行深山,然一条龙脉巍然突起,横亘南北。邢和线一刀劈开大山,蜿蜒着伸向远方。
    是日午后,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初春暖阳,醺醺然早已让人忘记此时尚未过年。停车路北,一路
吟诵着唐诗宋韵,沿盘山小道向上,再向上,峰回路转,忽然疏林丛中,露出殿宇一角飞檐,黄瓦红墙,乃一小寺,旁有一塔,高拔云天,与山竞势直上。此处名曰圆通寺,背山而建,面川而踞,虽无盛名,却有气度。
    多年从邢台市内向西入深山,来来去去多少次,匆匆见得路牌标示,皆未拜谒此宝地。今偶得闲,来此寻幽思古。我不懂佛法,亦不通经文,更无六祖慧能之彻悟之慧根。然心魂敬仰之,意韵崇尚之,践行追慕之,便觉佛祖菩萨实在亲切贴心。佛藏深山乎?佛坐高堂乎?佛峨峨然高不可攀乎?幼时见佛,敬畏隔膜;青年见佛,浑然无视。而今中年,阅历人世曲折,体味人情冷薄,看过多少恩怨情仇,报应起于因,终于果,每入寺庙殿宇,倍感佛法教诲鞭辟入里,神圣不已。今谒此地,驻足山门,为一对联沉吟良久而默记:
    暮鼓晨钟惊醒世间名利客;
   经声佛号唤回苦海梦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