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春风吹遍天涯

当春风吹遍天涯


 


河北  侯晨雨


 


“喂,请问您是侯晨雨老师吗?我是《语文周报》的……”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亲切温和的声音,穿越三千里时空,飘进了我的办公室,在这南国大雪纷飞的日子,像一缕春风轻轻掠过心头,那份暖意,霎时钻入我的胸膛。这是来自家乡的声音啊,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和周报人交往的一幕幕浮上心头——


和《语文周报》的邂逅是在1998年的春天。


那时我在乡下的中学,教课之余常常到门口的收发室去等送来的报纸,那是我了解外面世界的窗口。一个偶然的日子,看到报纸中夹着一封信,来自语文周报社,没人理会,我就打开来。里面一封公函,是邀请参加暑期研讨会的,那上面的语文界名家都是我朝思暮想要学习的啊,可惜会务费加来往费用,要千把元,是我三个多月的工资呢!我望而却步了。报纸倒是内容实在,实用,我看了暗自称好,从此就和她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年下半年,我和几个学生订了几份。后来的日子,我们最盼望的就是报纸来,因为大家通过传阅,都发现了这份报纸的魅力。报纸一来,我就放下手头的工作,先浏览一遍,看看有没有急需的资料,或者寻找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答案;备课中,二版的课内文章,打开了我的思路,使我的思考有了深度;三版的课外拓展既广博又有趣,用在课堂上,成了学生乐学的一味调料;作文课上,我把一、四版的范文读给学生,那些作文指导文章则成了我的营养品;尤其精彩的是“文摘月末”,集各大报刊的文章精华,篇篇美文如滴滴甘露,给我以思想启迪。对于一个正在成长的青年,对于一个急需指导而身边又没有指路人也没有资料的教师,语文周报无疑就是我无声的老师了。


质量就是最好的宣传,这之后,我们学生的订数一下子就攀升到几十份,后来又突破了百份,别的班的学生知道了这份报纸,就托我们班的学生来找我订阅,我也乐得帮忙。


1999年,周报庆国庆50周年征文,我寄去98年写的诗,没想到竟在那期专版的重要位置发表了。这是第一次在周报发表文章,学生们知道后都羡慕不已,也跃跃欲试想和我一比高低。这大大激励了我,从此,我把教学心得试着写成文章投给周报,渐渐发表的多起来,我从一名读者变成了作者。2002年,周报招聘兼职编辑作者,我荣幸地成为其中一员。


家乡的闭塞让我窒息,为了寻找教育理想,我2003年踏上了漂泊之路。这年暑假,我应聘到长江边上的一座小城教高一。这里学生课余生活很单调,我想给他们送去一缕春风——《语文周报》。


电话打到编辑部:“能不能请您给寄十份高一的样报来?”


“好的。我请示一下领导,看能不能再多给您寄些。”


过了一段时间,忽然收到一个包裹,沉甸甸的,足有三四斤,打开来,仔细数了,竟有一百五十份,而且高二高三的都有!一种感动顿时涌上心头,我知道,这一摞沉甸甸的,不仅仅是报纸。


2004年,我走到浙江宁波的一所名校,任教初一部并兼职教研组长,这年末,教育部举办汉字规范化知识大赛,赛题在报纸上,知道这个消息时比赛已近尾声。这个活动很有意义,我应该组织大家参加。可要动员部里的800人已来不及了,怎么办?嗯,只有试试看,能不能先寄报后付钱了。电话过去,没想到很顺利,几天后报纸如数寄来!


除了感谢,我还能说什么呢!我想要一杯水,周报人却给了我一个大海;我想要一幅画,周报人却给了我一道风景;我想要一缕春风,周报人却给了我整个春天……这份信任,这份热情,还有责任感、敬业精神……是我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所不能完全体会到的。


后来,我又走山东,下新疆,到过很多地方,每到一处,我都会把周报推荐给学生。


又是一年春风起。在这生机盎然的春光里,我会把周报这颗知识的种子,带到足迹所至的每一个地方,让它生根,发芽……我相信,来年,她的花会开遍海角天涯。


 (这篇是2006年重新写作的,以下是旧作,忘记时间了,大约05年春作) 


 


[原遗失稿]


喂,是侯老师吗?我是《语文周报》一版的编辑,想向您负责的太阳雨文学社约稿……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亲切的声音,在这南国大雪飘飞的日子里,使人感到格外的温暖。放下电话,我的心中充满了感激,这些年来《语文周报》伴我成长的一幕幕一股脑涌上心头——
    和周报的邂逅是七年前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


那时我刚参加工作,偶然从学校收发室看到一封周报来信,打开,里面一份样报,随手翻翻,内容不错,挺贴近师生;报内还夹着一份研讨会通知,上面所列与会的都是语文界名家,我眼前一亮,对于我这样一个在语文教学之路上刚开始蹒跚学步的青年,毫无疑问,像追星的小青年突然看到大型演唱会海报一样兴奋。但是看看自己可怜的200多元月工资,我望而却步了!虽然因囊中羞涩未能成行,但值得欣慰的是,是周报给了我一个桥梁,从此让我知道而且能够向语文界的名师学习。那以后,我和周报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年的下半年,我和三名学生开始订阅周报。第二年,我在周报上发表了第一首诗,引来学生们羡慕的目光,他们纷纷订阅,我教的班增到了十几份,后来订数更超过了五十份。2002年,周报招聘特约编辑作者,我荣幸地成为其中的一员。


随着对周报认识的加深,她对我教学的作用越来越大。备课中,二版的辅导文章角度各异,开阔了我的思维;作文课上,一、四版是打开学生思路之门的金钥匙;综合实践活动课上,我给学生搞竞赛,三版丰富的课外知识又成为我首选的赛题参考;就连指导学生办手抄报,我也拿周报的版式作样板。


周报还是我的无声秘书。为了培养学生的人文素养,主题班会课我设计了成材之路栏目,选取感人肺腑的成长故事和富有教育意义的时文,读给学生,于是文摘月末又成了我们的一道精美的大餐。冰心的《谈生命》、梁衡的《跨越百年的美丽》、白岩松的《人格是最高的学历》……一篇篇经典,一次次洗礼着学生也感染着我。为了促进竞争,我还自己掏钱订周报奖励优秀生和进步生,他们都以得到周报为荣。


那几年,虽然我身处落后的农村中学,我们没有图书馆,更没有电脑网络,但因为有了她——语文周报,我和学生的视野逐渐开阔起来。真的要感谢语文周报,是她,让我们的精神充盈起来。


2003年,怀着寻找教育出路的理想,我走出家乡,应聘到一个江南小城的私立学校教高一。带着对周报的感谢,我决定让她在这里扎根。电话打到发行部:


我是周报的特约编辑,能给我们寄一期高一版样报45份来吗?


好的,我请示一下领导,看能不能多给您寄些。


不久,包裹寄来了,沉甸甸的。打开,哇,这么多!高一至高三都有,而且每个年级都赠了四期,总共360——我盯着报纸,久久无语,我明白,这沉甸甸的,已不仅仅是一摞报纸。


2004年的春天,在我组织下,飘着墨香的周报走进了江边小城的学子们心中。


如今,我投身宁波万里国际学校,教育的空间大大拓展,除了教学,我还兼任校文学社指导教师。我组织语言文字知识大赛,又一次承蒙周报信任,在没付款的情况下先寄来了赛题报纸。


回首走过的路,真的要感谢语文周报,我的成长,我取得的一点小成绩,是与向周报学习分不开的,是与周报给我的信任、支持分不开的。更让我受教育的是,在和周报人打交道中,无论是编辑还是发行部老师,态度永远那么和蔼、主动、热情,我要的仅仅是一湖水,他们却往往给我一个海洋,这种品质感染着我,提升着我的为师境界,我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诗:润物细无声” 


2005年的春天来临了,又是一年春风起,我想,当春风吹遍天涯,我会把周报赠予我的温馨的种子,撒播到我走过的每一个地方。